揭露勝利事件的記者姜景潤受訪。(圖/翻攝自秒拍)
揭露勝利事件的記者姜景潤受訪。(圖/翻攝自秒拍)
律師房正賢透露是匿名人寄給他一個USB,才發現是鄭俊英的手機資料備份。(圖/翻攝自秒拍)
律師房正賢透露是匿名人寄給他一個USB,才發現是鄭俊英的手機資料備份。(圖/翻攝自秒拍)

因勝利夜店被爆提供性招待服務醜聞,使勝利和鄭俊英等人私下有個「淫片群組」的渣事也隨之曝光,揭露淫片醜聞的韓國《SBS》記者與律師最近受訪,透露曾走訪不雅片受害者,對方大多是20多歲的年輕女生,當下都不知道被偷拍,更不知道自己的私密影片被陌生人看到,有人甚至反應激動對記者說:「救救我!不知道怎麼活下去了」。

據韓媒報導,揭露勝利事件的《SBS》記者姜景潤(音譯)最近受訪談風波始末,她表示自己從上月開始報導勝利群組涉嫌性招待醜聞,接著發現聊天室群組傳播非法偷拍影像,她還原勝利在2016年創建名為「Yuri Holdings」的公司,在此之前用了「勝茲比」這個稱號開派對,邀請了海內外財力雄厚的名人,當時姜景潤便直覺這不是單純的派對,而是為了擴張勝利商業版圖的道具,並從手上聊天紀錄中,發現有性招待相關內容。

姜景潤說,自己訪問了淫片事件的受害者,多數為20多歲的女生,許多人都不知道自己被偷拍,甚至是被流傳性愛片,得知後大受打擊,對她哭求不想活了,或哭訴:「救救我」。而就姜景潤所看見的聊天內容來說,大多數的對話公式是:「在電視上看到某個新人了」、「挺漂亮的,請她來喝個酒吧」、「下次帶你們公司那個女歌手來吧」,對話十分物化女性。

而該事件的舉報人房正賢(音譯)律師也受訪,表示起初是有一位匿名者寄給他一個USB,裡頭有某支手機的所有備份資料,後來才發現是鄭俊英的手機,他花了3天看完所有資料,明白背後淫片群組和警界勾結的醜聞,「這些有名的藝人用知名度累積財力,最後變成了權力,又用權力犯下許多惡行,現在已經成為惡性循環」,為了剪斷這條利益鍊,匿名知情人才決定公開這些資料。

(中時電子報)

#勝利 #群組 #偷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