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院修法酒駕故意致死最重可判死刑,表面上看似回應民間「酒駕零容忍」訴求,但其實這項修法必需回歸到殺人罪看待,在台灣殺人罪最重可判死刑,但仔細想想,在執政黨廢死理念下,有多少惡性重大的殺人犯判不了死刑,遑論數不清「尚有悔意、仍有教化可能」的判決,這樣的酒駕修法,究竟是懲治了酒駕,還是滿足執政者的沽名釣譽?

民間的訴求再清楚不過,酒駕累犯再因酒駕致人於死就應重判死刑,但這樣的訴求,政院大大打了折扣,修出的《刑法》白紙黑字,最重是無期徒刑,沒有判死的可能性。

翻開報紙,「富少撞死孝子、富商撞死貧婦」的憾事屢見不鮮,哪一樁能被輕易證實是酒駕故意致死?其實不用故意,酒駕就足以毀掉無以數計的美滿家庭,更何況這次的修法還是針對酒駕累犯致人於死,最高刑度只有無期徒刑,等於是坐視社會上難以掌控的不定時炸彈,持續在街頭引爆,而這只是就法論法而已。

至於蘇揆所謂的酒駕故意致死,條文是連結到殺人罪,但捫心自問台灣多少殺人犯最後能夠以死刑定讞,這樣的修法效果,真能對酒駕者產生警惕作用?

死刑能否遏止酒駕,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死刑存廢也可受公評,但既然修法完全不能導向酒駕故意致死必然為死刑,酒駕累犯也只能判到無期徒刑,哪麼故意強調 「不必到累犯,只要有不確定故意、隱含的惡意都以殺人罪論處,刑法第271條是處死刑、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這句話不是欺騙百姓博得嚴懲酒駕的美名是什麼?

★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中時 )

#酒駕 #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