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林市民陳益壽(右)出示2007年申請的兩份戶籍謄本,顯示日據時期戶口裡面登記小叔叔陳有池的名字,到了光復後早已不在戶口內,連身分證號都沒有。(謝瓊雲攝)
員林市民陳益壽(右)出示2007年申請的兩份戶籍謄本,顯示日據時期戶口裡面登記小叔叔陳有池的名字,到了光復後早已不在戶口內,連身分證號都沒有。(謝瓊雲攝)
根據2007年申請的兩份戶籍資料顯示,日據時期戶口裡登記有叔叔陳有池,但光復後早已病故的叔叔並不在戶口內,也沒身分證字號,卻未被視為死亡,還可繼承遺產。(謝瓊雲攝)
根據2007年申請的兩份戶籍資料顯示,日據時期戶口裡登記有叔叔陳有池,但光復後早已病故的叔叔並不在戶口內,也沒身分證字號,卻未被視為死亡,還可繼承遺產。(謝瓊雲攝)

人已死了70年,卻還是法律上的自然人,繼承一大筆土地;員林市民陳益壽,近年家族處理祖先的土地,申請祭祀公業派下員,發現幼年時患日本腦炎病故的叔叔也名列其中,想辦死亡除籍卻處處碰壁,在縣議員曹嘉豪協助下,向警方取得臨時身分證號、通報失蹤,需等待七年才能正式宣告死亡。

陳益壽說,1932年初生的父親是家族長子,1946年出生的叔叔陳有池,3歲就病故,長輩疏忽未主動通報死亡,台灣光復後戶政重整清查時又被漏登,連身份證字號都沒有,直到收到土地欠稅通知,10年前處理祭祀公業時,才知道叔叔在法律上仍未死亡,也被註記持分,繼承500多坪土地。

因沒有證號,求助警政、戶政單位都碰壁,在議員協助下,先向警方申請取得臨時身分證字號,並通報失蹤,但必須要再等7年,才能依法向法院聲請死亡宣告。

員林戶政所主任郭蘭春表示,光復初期與日據戶政資料銜接有斷層,漏登、誤登時有所聞,但漏登還能繼承土地確實罕見。年代久遠的亡故者,可透過當時在場親見其死亡的親友證明,開立親見死亡證明書;但因陳父已於2年前過世,恐怕需再找其他親友見證;否則就只能辦理「死亡宣告」。

曹嘉豪說,已死亡70年的陳有池被當成中華民國法律上的自然人,還能繼承土地,依目前規定,要等7年才能宣告死亡,曠日費時且勞民傷財,相信這並非單一個案,將再向戶政、地政等機關商討,尋求更好的解決方法。

(中時 )

#死亡 #土地 #繼承 #戶政 #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