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資本市場原來是想藉著推動第二上市機制走向國際化,但是TDR來台上市的企業,股價經過炒作後,如今奄奄一息。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指出,台灣的投資人高價搶進TDR的,如今都只剩零頭,可用慘不忍睹來形容,這是官僚政策殺人的經典代表作。

謝金河在臉書po文表示,當然年很多在新加坡、香港、深滬股市,甚至最後趕來台灣掛牌的日本企業爾必達,一共有30幾家公司在台第二上市,這是推動台股和世界接軌的國際化大步,但這10年下來,已下市的TDR公司至少17家,現在還在交易的TDR公司剩17家,如果從股價來看,大家知道有多慘?

「中國大陸白酒企業杜康到新加坡上市,也塔上TDR列車來台第二上市,這家由當時寶來證券承銷的白酒企業以每股18.65元上市,只有一開盤漲到19.1元,此後跌了10年,最低剩0.7元,所有以為白酒股都會大漲的人,全部賠錢。」

老謝提到,很多來自新加坡的第二上市企業都來者不善,大多數企業都不了了之,仍掛在上面的明輝控股從19.4跌到1.05元。現在大張旗鼓來台第二上市的企業,市值剩零頭。

「據統計,累計來台籌資TDR的企業,把從台灣集資的資金匯回母國至少近600億,台灣的投資人高價搶進TDR的,如今都只剩零頭,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謝金河痛批,這是官僚政策殺人的經典代表作。

他感嘆,當年大力推動這項政策的官員下台了,股票賠錢的投資人只能自己摸鼻子,一個錯誤的政策,就這麼船過水無痕。

(中時電子報)

#TDR #恆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