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15日詢答《教師法》修正草案,場外卻是教師團體和家長團體激烈動員抗議。走上街頭的全教總(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表示,政院版《教師法》充斥「惡意」,不僅大幅增加教師解聘要件,還調降教評會審議解聘時的教師代表,讓校長完全控制教師生殺大權,一部原本是保障教師權益的《教師法》變成了「教師刑法」、「清算鬥爭教師法」。

全教總表示,本次政院版《教師法》修正草案是近年來修正幅度最大的一次,幾乎是全版本翻修。但修訂的結果不但無法促進教師專業、保障教師權益,反而大幅增加解聘教師要件、限縮教師工作條件,更可惡的是將教師工作生殺大權徹底交由校長掌握;草案一旦通過,將使得校園內的威權復辟,甚至白色恐怖再興也不無可能,簡直就是扼殺教師專業的惡法。

例如本次修法號稱「強化處理不適任教師」,現行教師觸犯刑法,是「判處1年以上有期徒刑,且未獲緩刑宣告」構成解聘要件;政院版本卻大幅增加「判處1年以上有期徒刑,且獲緩刑宣告」、「受1年未滿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宣告確定」、「行為違反法規,損害教師職務之尊嚴」也在解聘之列,而何謂「損害教師職務尊嚴」?任憑校長決定。更離譜的是,依公務員懲戒法免職、撤職、休職,本應只是免除兼任的主任、組長職務,現在連教師身分也一併解除,教得再好都沒用。

全教總表示,真正令教師膽戰心驚的是,原本為保障教師專業及教育中立而設計的「教師評審委員會」(教評會)教師代表比例不得低於二分之一,本次修法竟規定由學校增聘外部委員使教師代表低於二分之一,等於讓校長掌握解聘或不解聘教師的關鍵票數。這種校長獨大的局面,比起威權時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大學教師部分,除了增加教師未於期限內升等、違反教師評鑑規定必須資遣條款外,也刪除超額介聘規定,教師失去一個工作保障的機會。高教工會對此也表示抗議。

全教總表示,一向支持處理不適任教師,本次還倡議列入「教師專業審查會」(專審會),協助學校有效處理教學不力的不適任教師,同時也肩負「復議」功能,以強化不適任教師處理機制。上述兩項機制即可有效強化處理不適任教師,避免個案爭議擴大;實在不需要採用無法解決問題的「降低教評會教師代表」,更不該視教師如寇讎,而大幅增加解聘條款。呼籲朝野黨團退回充滿清算鬥爭的政院版本,以免校園倒退回威權體制。

(旺報 )

#教師 #教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