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林哲熹(右)詮釋思覺失調症,醉後哭訴問曾沛慈「姊,為什麼是我」演技大獲好評。(公視提供)
《我們與惡的距離》林哲熹(右)詮釋思覺失調症,醉後哭訴問曾沛慈「姊,為什麼是我」演技大獲好評。(公視提供)
林哲熹飾演的應思聰離開療養院,準備去醫院看爸爸。(公視)
林哲熹飾演的應思聰離開療養院,準備去醫院看爸爸。(公視)
《我們與惡的距離》林哲熹(左)模仿思覺失調患者的眼神,一度造成兩眼視差的後遺症。(公視提供)
《我們與惡的距離》林哲熹(左)模仿思覺失調患者的眼神,一度造成兩眼視差的後遺症。(公視提供)
《我們與惡的距離》林予晞扮演精神科社工師,「頂客族」夫妻為了生不生小孩起爭執。(公視提供)
《我們與惡的距離》林予晞扮演精神科社工師,「頂客族」夫妻為了生不生小孩起爭執。(公視提供)

公共電視、CATCHPLAY與HBO Asia共同推出、大慕影藝製作的《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後口碑持續發威,成功開啟大眾的討論與對話,昨(14)日播出最新第7、8集,收視率再度創新高,第7集收視率2.15,第8集收視率2.19,穩坐各台戲劇之冠。,累積觸達人數103萬人次;本週日即將播出精彩完結篇,網友不捨表示,「想到下週就要完結篇了,心情就像喬安一樣:我過不去」、「天啊!下週最後兩集必看QQ」、「覺得這戲拋出問題比收尾更重要」。

《與惡》第7、8集一分鐘瞬間最高收視2.49再創新高,落在應思聰(林哲熹飾)出院後到加護病房裡跟開完心臟手術的爸爸說:「爸,加油,我也會加油」,網友們不僅被感動落淚,也齊聲為應思聰加油,「思聰你跟你爸要一起好啊」、「看到思聰就好想照顧他」、「這部戲讓我被林哲熹圈粉」。

林哲熹表示:「真的很開心大家喜歡思聰這個角色,也看到很多網路上的評論說很心疼思聰。出院後,思聰對於自己的未來以及對爸爸病況的不確定感,讓他感到心情複雜,這句對自己說的『加油』,也只有這個時候能說,沒辦法在其他人面前說出口,因為生病的人也是有自尊的,不希望自己成為負擔也不希望自己的軟弱被看見,是很複雜的心情。」

劇中應家姊弟面對發病的無奈處境令觀眾動容,一幕應思聰在釣蝦場喝醉鬧事後,抱著姊姊應思悅(曾沛慈飾)哭喊:「姊,為什麼是我?」令人鼻酸,林哲熹解密說道,拍攝前有跟導演林君陽討論,希望可以真的喝點酒,最後是在微醺的狀態下演出。對於詮釋「思覺失調症」的演技深受好評,林哲熹卻相當不捨這些病友,「我記得整部戲殺青的最後一場戲是我,殺青了,我可以離開這個角色,但那些人呢?他們還是得繼續下去」。

林哲熹表示:「希望觀眾能體會生病的人可能會經歷的心理過程,理解生病後生活中的兩難。」他也透露,當時演完應思聰還有一個很大的「後遺症」,一度讓兩眼造成很大的視差,「因為我有觀察到他們吃完藥之後,眼神會變得不太一樣,下戲後有好一陣子,我的兩眼焦距都不太一樣,看東西都有點霧霧的」,所幸後來有調回來了。

《與惡》收視再攀升,也成功開啟大眾對話,第7、8集的小標題「霸凌」及「眾生皆有病」,更讓網友相當有感,「這集有種鄉民的正義既視感」、「被害者往往也會成為另一個加害者,現實社會沒有答案,只能不斷的反芻思考,少點遺憾」、「每個角色更把自己內心的難處給發洩出來」。而備受網友心疼的「應家姊弟」曾沛慈與林哲熹,以及飾演精神科社工師的林予晞,也在7、8集首播後與星座大師唐綺陽合體開直播。

曾沛慈劇中男友「凱子」被網友圍剿唾棄罵「渣男」、「媽寶」,曾沛慈在直播中表示,想要為準夫家「金家」說幾句話,她認為,劇中未婚夫凱子與準婆婆的反應,其實很代表著一般人的多數反應,「他們也有他們可以被理解的角度」。

而林予晞與施名帥這對頂客族夫妻,生動詼諧的夫妻鬥嘴戲也深受觀眾喜愛,「這對夫妻台詞都好逗」、「每次看到一駿、喬平都能稍稍喘口氣」,三人也在直播裡預告,本週精彩完結篇還會再有「大事件」發生,請大家務必準時鎖定收看。

CATCHPLAY線上影音14日播出後觀看數字再創新高,當日造訪人數較上週上升超過30%,而觀看人數亦較上週成長了兩倍,足見觀眾對線上收看的支持。PTT台劇版討論人氣更超越上週,爆衝至6888人同時在線,蟬聯PTT即時熱門看板第二名。

本週日《與惡》即將播出精彩完結篇,製作單位特別於誠品書店南西店舉辦「我們與惡,沒有距離」放映活動,邀請觀眾進書店追劇,除了可以一次看完前8集,更開放限定名額的粉絲與主創團隊一起迎接大結局,詳細活動辦法請上《我們與惡的距離》官方粉絲專頁。

(中時 )

#我們與惡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