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賈靜雯、溫昇豪、吳慷仁主演的夯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本週將進入精彩大結局,溫昇豪特地上網紅理科太太影片中,一起討論劇情。當中他提到結局與本劇想表達給觀眾東西。

溫昇豪合體理科太太透露自己在讀完劇本後,立刻沉浸在一個失去孩子的父親所面臨的悲痛,並分析「我看到我的妻子(賈靜雯)沉淪,沉溺在悲傷裡面已經2年,但我還有一個小女兒(于卉喬)她是動力」但賈靜雯卻沒有發現這一點,「因為媽媽沉浸的悲傷,其實不只是失去兒子劉天彥這個事情,我覺得她最大悲傷應該來自於她自己,『為什麼我當時接完主管的電話,我就可以回去陪兒子。』她內心的自責和內疚應該是大於失去孩子。」

溫昇豪表示該劇沒有要給觀眾答案,希望丟東西給觀眾反思。而他也即將在即將上檔的中天《最佳利益》擔任主演。(圖/公視提供)
溫昇豪表示該劇沒有要給觀眾答案,希望丟東西給觀眾反思。而他也即將在即將上檔的中天《最佳利益》擔任主演。(圖/公視提供)

溫昇豪認為「不妨讓悲傷成為一個紀念日,有時候它是個『儀式』」,理科太太也解釋悲傷是個狀態,並不需要好起來,應該要被重新解釋和定義。至於如何面對悲傷的人可以給予何種支持?溫昇豪也坦言:「基本上是陪伴啦!因為你永遠都不知道別人經歷了什麼,在你的朋友或你的至親發生悲傷的時候,當一個傾聽者其實不需要給任何意見跟建議。」並解釋每個人復原能力不同,否則說得再多,對方走不出來,仍舊無濟於事。

施名帥飾演的精神科醫生,被溫昇豪稱為劇中的潤滑劑。(圖/公視提供)
施名帥飾演的精神科醫生,被溫昇豪稱為劇中的潤滑劑。(圖/公視提供)

另外他也認為施名帥所飾演的精神科醫師林一駿,在全劇當中扮演潤滑劑的角色,「他既不像慷仁的法扶律師這樣追求真相、法律、公平,而是站在一個病理的態度,他的存在也能讓我們理性一點看事情。」溫昇豪也坦言:「在這部戲當中,我們都不想給大家答案,因為人生是沒有答案的!但我們是個成熟的社會,希望每個人都有公民辯證的能力,它(劇)丟出來的東西目前正在發酵,促進公民對話,我覺得也是我們戲劇的責任。」

溫昇豪 x 理科太太 - 我們與悲傷的距離

(中時電子報)

#我們與惡的距離 #理科太太 #溫昇豪 #帥哥 #施名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