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造紙保存與紙藝發展座談會在暨南大學舉行,廣興紙寮負責人黃煥彰指出手抄紙廠全國只剩4家,員工高齡化,此時談搶救「太晚了」。(廖肇祥攝)
傳統造紙保存與紙藝發展座談會在暨南大學舉行,廣興紙寮負責人黃煥彰指出手抄紙廠全國只剩4家,員工高齡化,此時談搶救「太晚了」。(廖肇祥攝)

立法委員蔡培慧邀集埔里鎮造紙業者及職人,於暨南國際大學召開「埔里傳統造紙的保存與紙藝發展座談會」,會中有手抄紙負責人感慨,現在談傳統造紙保存已經太晚了,全台灣手抄紙廠只剩下4家,從業人員幾乎超過70歲,市面紙張9成來自進口,沒有市場,就不會工廠希望相關單位能正視這個傳統工藝危機,提出拯救的方案。

埔里鎮因水質優異,礦物質含量少,適合製作潔白的手工紙,第一家手工造紙廠可追溯到1935年,名氣漸響,手工紙廠與機械紙廠百花齊放,開發出多樣且知名的紙種,如燙髮紅紙曾銷便全島,融合蝶翼的蝴蝶紙行銷海內外,埔里特有的書畫紙曾是藝術界稱讚的上好用紙,1980年代約有46家紙廠,甚至開過2000人的紙業聯合運動會,但隨著書畫人口銳減及中國大陸進口紙張低價競爭,埔里造紙廠目前僅剩8間存活。

為了找出傳統造紙的出路,蔡培慧邀集文化資產局長施國隆、傳藝民俗組承辦人說明埔里手工造紙產業文化,絕對有資格列入《文化資產保存法》無形文化資產傳統工藝及民俗類,登錄後,後續可落實推展傳習計畫,將技藝代代傳承,也可在既有的聚落推動紙藝博物館,讓各界看到埔里紙產業的獨特。

但觀光廣興紙寮負責人黃煥彰感慨,埔里的手工書畫紙與發源自中國安徽宣城的紙無論是原料、技術源由都不一樣,融合了日本和紙技術,又具有地域的獨特性,但發展80多年,卻沒有自己的蔡倫廟,在文化的延伸傳遞上少了自我認同,全台灣的手工紙廠僅剩4家,以廣興紙寮為例,從業人員大多超過70歲,年輕人不願接手,加上大陸產品競爭,手工用紙人口又縮減,現在談搶救台灣手工紙是不是「太晚了」。

施國隆建議埔里鎮公所有提報地方創生計畫,手工紙藝的推展與發揚可納入計畫內。蔡培慧表示,埔里手工紙業未來要面對多項挑戰,現階段成長空間又有限,也許可以考慮藝術文化節慶策略,凸顯埔里手工紙的藝術價值,增加在地居民工作機會,並拓展手工紙市場,開闢傳統產業的生機。

(中時 )

#埔里 #手工紙 #傳統 #文化 #造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