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工業必須採取行動,中止數十年來環保界對核能的妖魔化,事實上,核能是世界對抗氣候變化,以及貧困國家現代化的唯一希望」。這是環保推動家邁克謝倫伯格(Michael Shellenberger ) 上週在俄羅斯索契舉行的2019核工業國際論壇(Atomexpo 2019)的一段致辭。

世界核能新聞(WNN)報導,謝倫伯格將公眾對核電的看法描述為「童話故事裡灰姑娘,它被誹謗、貶低,都被視為理所當然」,但事實上核能是寶貴的資源,理應被人們所擁護。核電故事中的「玻璃鞋」,指的是核能強大的能量密度。

邁克謝倫伯格是國際知名的環保理論家,他過曾經反核,但經過仔細思辨後,成了支持核能的大將。(圖/WNN)
邁克謝倫伯格是國際知名的環保理論家,他過曾經反核,但經過仔細思辨後,成了支持核能的大將。(圖/WNN)

謝倫伯格說,討論能源,絕對不能忽略能量密度。加州,是全世界上陽光最充足的地方之一,結果太陽能發電需要以核能電廠450倍大的土地,才能產生相等的發電量。答案就是能量密度,太陽能的能量密度太低了。

談到加州沙漠中的伊萬帕太陽能農場(Ivanpah Solar Power Facility),電影「銀翼殺手2049」就以這座巨大的太陽能發電廠做為反烏托邦世界形象。謝倫伯格表示,所謂「可再生能源對環境和野生動物有益」,其實是個神話,事實上太陽能的材料礦場,比核電的鈾礦場要大上17倍。

加州沙漠中的伊萬帕太陽能農場非常壯觀,但它的龐大的佔地面積正反應了太陽能的能量密度太低。(圖/Ivanpah Solar Power Facility)
加州沙漠中的伊萬帕太陽能農場非常壯觀,但它的龐大的佔地面積正反應了太陽能的能量密度太低。(圖/Ivanpah Solar Power Facility)

謝倫伯格說,工業界與有志士們都必須打破能源迷思,消除公眾對核電的壞誤解,以及對可再生能源的美好想象,如此才能解決緊迫的貧困和氣候變化問題。

核能可以消減貧窮

謝倫伯格指出,全球有10億人無法獲得電力、超過20億人無法獲得用於衛生的飲用水,其癥結就在有沒有充足的電力。「繁榮與能源有著絕對的正相關,世界上沒有一個富裕國家,主要依靠燃燒木材和糞便來獲取能源,相同的,沒有一個貧窮的國家,正享受著高能量生活。隨著你消耗更多的能量,極端貧困率就會下降。」

他說,燃燒木材造成的煙霧每年導致三百萬人死亡,而且生火很費時間,如果有著高效率的電力取暖,可以節省大量時間,用在教育和改善生活。雖然燃燒木炭的效果比木材來的好,但也會產生其他問題,許多非人類的動物們也因為製作木炭而陷入困境。他認識一隻年輕的大猩猩叫瑪沙(Maisha),他的父母被維龍加國家公園內的「木炭黑手黨」殺害,該公園位於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的艾伯丁裂谷。

剛果為了生火製作木炭,砍伐雨林,也造成殺害大猩猩的悲劇時有所聞。(圖/美聯社)
剛果為了生火製作木炭,砍伐雨林,也造成殺害大猩猩的悲劇時有所聞。(圖/美聯社)

這些珍貴的大猩猩們不是出於任何重大原因而被殺,就是被當地木炭製造商、黑社會和公園腐敗的高層。當我們將高效能源提供給這樣的地方時,我們也就不需要從雨林找燃料,也就可以將自然環境回歸給動物們,比如瀕臨滅絕的山地大猩猩。

核能可以阻止氣候變化

核能是極有效率的低碳能源,根據國際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報告,核能實際上的碳排量只有太陽能發電的了四分之一,IPCC表示:「為了大幅度削減碳排放量以減緩溫室效應,必須有效率的使用括可再生能源、核能和碳的捕獲和封存。」

很多都將德國視為對抗氣候變異的領導者,但德國的低碳電力不到法國的一半,事實上,德國每單位電力產生的碳排放量,是法國的10倍。

謝倫伯格說,一個常見的誤解是,應對氣候變化將意味著為要節約用電,以及可再生能源技術的成本下降。然而法國的電力消耗量比德國多一半,但是法國的清潔能源比例更高,電費也便宜。

他說,儘管太陽能發電板和風力發電機組的價格分別比10年前便宜75%和50%,但是德國電價仍在不斷上漲。德國經濟學家朗恩‧漢斯(Leon Hirth)的數據顯示,由於太陽能和風能很不穩定,在你不需要那麼多電時卻供電過多,而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卻發電不足,如此不確定會使經濟價值下降。

「為了調控如此不可靠的電力,德國最終只能付錢給鄰近國家幫忙調配,以避免供電不穩破壞電力網路。同樣的事在美國也有,大量採用太陽能的加州,在太陽能供電過剩時,必須付錢給亞利桑那州幫忙調配。」

還有一個謬論是「核電廠的建造太費時,緩不濟急」,然而到目前為止,核能是增加低碳電力的最快方式。包括法國和瑞典,以及各個大量應用核電的國家都是如此。當然,建造核電廠可能需要5年甚至10年的時間。但一旦上線運轉,它將立即取代化石燃料的5%、10%、15%或更多的電力。

他說,如果德國將5800億美元用於核能,而不是可再生能源時,那麼現在德國全國已經達100%的清潔能源、零排放的電力和交通運輸。

謝倫伯格還說了一個可再生能源的不好故事,法國在過去十年中,花費了330億美元用於太陽能和風以及相關的基礎設施,希望能增加低碳能源的比例,結果碳排放反而上升了!這是為什麼呢?因為太陽能和風能併入電網後,法國不得不壓低核電廠的發電量以遷就它們,結果當太陽能風能發電不足時,必須增加天然氣的發電量來彌補。因此,後果不僅僅是電力的碳強度的增加,而且還增加了法國的電力成本。

核能挽救性命

謝倫伯格說,因為3次核災事故,核能非常不受歡迎 - 形象只比煤炭好一點。但英國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 ,常被譯為刺胳針)的論文指出,核能已經是最安全、最健康、最可靠的電力,並且挽救大量性命。

在每年因空氣污染造成的700萬人死亡中,有400萬人來自燃燒化石燃料,另外300萬人來自燃燒木材和糞便。根據哥倫比亞大學地球研究所的詹姆斯漢森教授(James Edward Hansen)的報告,「核電的使用已經挽救了近200萬人的生命。」

謝倫伯格說,由於福島、車諾比和三哩島事故,公眾對核電有一種毫無根據的恐懼。事實上,聯合國原子輻射影響科學委員會發現,沒有人因福島電廠的輻射感染而死亡,但有2000人因過度疏散造成的勞累、生病與憂鬱而死亡。

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顯示,車諾比事故導致28名消防員死亡,另外15人死於甲狀腺癌,直至25年後。為了正確看待這些數據,謝倫伯格說去年美國大約有80名消防員死亡。另外甲狀腺癌的死亡率約為1%。他補充說,甲狀腺癌是最容易治療的癌症 - 可以通過去除甲狀腺,或是使用合成藥品來治療。

他說,常見的謠言是,因車諾比、福島的核汙染造成的「突變雛菊」或其他畸形物種都是錯誤的。所有生物都有一定的機率出現出生缺陷,世界上總會有變異雛菊在增長。因此,我們不可將各種奇怪的事情都歸咎於輻射。

他說,許多媒體將福島電廠氫氣爆炸產生的少量煙霧,變成了極具戲劇性的災難事件。然而,很少人看到,2013年荷蘭的兩個機械師在著火的風力渦輪機上的災難,他們在死前只能絕望的擁抱彼此,最終被火焰吞沒。很少有人意識到風力發電的死亡率,高於核災的死亡率。

儘管我們所接觸的絕大部分輻射,都來自天然來源,包括土壤、食物以及宇宙輻射,換言之,我們都不自覺的暴露在輻射環境。要是真的那麼害怕輻射,那麼我們應該害怕進入我們的地下室。事實上,吸煙的危害比清理車諾比的消防員更危險。

核廢料的迷思

諷刺卡通辛普森家庭把核廢料畫成發著綠色螢光的濃稠液體,這是完全錯誤的。(圖/網路)
諷刺卡通辛普森家庭把核廢料畫成發著綠色螢光的濃稠液體,這是完全錯誤的。(圖/網路)

謝倫伯格說,與輻射一樣,核廢料往被誤傳為為某種可怕的災難。他說:「我曾經認為核廢料是綠色螢光液體,那是因為辛普森家庭的卡通如此演。但現在我知道核廢料是堅固的,是金屬質地的。」

我一直不同意核廢料是廢棄物的說法,美國的所有核廢料「都可以放在50英尺高的單座足球場上」,作為一名環保主義者,我們更該看看其他廢棄物造成的危害,在海洋中漂浮著巨大的塑膠垃圾島、每年有700萬人被化石燃料產生的廢氣所殺死。這危害比任何的恐怖分子都嚴重的多。

我們對於廢棄物是什麼做法?先進國家所做的事情,是「仁慈的」將3C垃圾送到比我們更貧窮的國家,比如非洲或亞洲的國家,他們拆除3C垃圾中的有價值的材料,包括銅、金等,然後在這些回收的過程中,重的有毒金屬可能粉碎成灰塵並吸入,成了當地的公害病。

核能廢料的放射性因時間而下降,但重金屬的毒性從未下降,而且每單位能源的太陽能浪費比核能多200-300倍。

請將核能工業給人性化

謝倫伯格說,核工業犯了一個錯誤,就是只在技術方面說明,許多核工業的照片,通常都是沒有人員只有設施的,這讓人有一種疏離感,以為核工人員都不待在核電廠裡。他說,一位女性核電廠工作人員希瑟·馬特森(Heather Matteson),為了打破這個迷思,自己站出來成立媽媽核能聯盟(Mothers for Nuclear),她曾在加州惡魔谷核電廠(Diablo Canyon Power Plant)工作12年,並真心的認為核電廠是解決氣候變化,為後代留下更美好世界的關鍵。

座頭鯨在惡魔谷核電廠跳躍,這是全加州最原始的海岸。(圖/媽媽核能聯盟)
座頭鯨在惡魔谷核電廠跳躍,這是全加州最原始的海岸。(圖/媽媽核能聯盟)
女性核電廠工作人員希瑟·馬特森組織媽媽核電聯盟,希望大家健康的看待核電與信任核電。(圖/Mothers for Nuclear)
女性核電廠工作人員希瑟·馬特森組織媽媽核電聯盟,希望大家健康的看待核電與信任核電。(圖/Mothers for Nuclear)

他說,之所以馬特森女士要站出來為核電廠說話,是因為惡魔谷核電廠是世界最受爭議的核電廠之一,它位在反核聲浪強大的加州,目前已是加州唯一還在運作的核電廠。而且它離海岸線不到一英里,距離哈斯奇斷層線(Hosgri Fault)還不到三英里,反核者總是不斷的以地震毀損核電廠的理由,呼籲關閉惡魔峽谷核電廠。但是馬特森女士認為,一但惡魔谷核電廠被關閉,它將立即被天然氣取代,而不是太陽能和風能,到時候只會更汙染,加州一定更缺電。

謝倫伯格展示一張惡魔谷核電廠的照片,一隻座頭鯨在潮汐池躍出海面,形成極美的畫面。因為核電廠不汙染,電廠周圍的潮汐池,也是加州西海岸最自然的潮汐池,這是核能重要的一個證明。

謝倫伯格說,第一位「核能媽媽」-瑪麗居里(Marie Curie)是第一位贏得兩座諾貝爾獎的人,也是第一位獲此殊榮的女性。她不但是一位傑出的科學家,也是一位敬佩的人道主義者。居里夫人曾說:「輻射生活沒有什麼是可怕的,只是需要被理解。現在是時候了解更多,我們便可以減少恐懼。」

2016年,謝倫伯格和其他同伴們建立了「核自豪節」,這是一年一度的和平親核抗議活動。下一次活動將於4月28日在比利時舉行。

文章來源:Why nuclear is an environmentalist's story

文章來源:mothers for nuclear

(中時電子報)

#核電廠 #環保 #減碳 #謝倫伯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