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性平會學生委員郭怡萱。(游昇俯攝)
台大性平會學生委員郭怡萱。(游昇俯攝)

校園權勢性侵下的受害學生,往往因為老師看起來是那麼有教學熱忱、才華洋溢,擔心向外求助,可能反被別人認為是「太看得起自己」或「想多了」,而難以啟齒。林奕含事件發生迄今滿2周年,但勵馨基金會統計四大報報導,發現性侵新聞中涉及權勢性交案例仍高達65%,其中以教育類型佔20%,居被報導類型之冠。

因權勢性侵案件涉及加害者與被害者之間的權勢關係,被害者往往害怕會破壞關係或是被報復,而難以說出口。勵馨基金會今(30)日召開記者會,呼籲「支持台灣MeToo、停止譴責性受害者」。

依據衛福部統計,去年性侵害通報案件達1萬1458件,其中被害者與加害者有權勢關係之案件達2120件,佔12.9%;但根據監察委員王幼玲調查報告,近5年願意勇敢站出來、交由法官審理的妨害性自主案件,合計卻僅有87件。王幼玲便表示,檢察官常說權勢性侵是合意性交,難論斷加害者是如何利用權勢機會,使得權勢性侵能正式起訴的案件很少。

另根據勵馨基金會統計今年1至4月四大報所報導性侵新聞,包括正調查及不起訴案件共計145例,平均每天發生1.2例,其中涉及權勢性交的便有94件,比例高達65%;再依據刑法228條所定義權勢性侵類型分析,這94件案例中,報導最多類型前三名依序為教育佔20%、業務佔20%,親屬則佔18%。

台大性平會學生委員郭怡萱表示,即使在自詡性別友善的台大校園,也會聽到很多關於權勢性騷擾的「鬼故事」,這些慣犯老師一開始只是利用各種理由送同學禮物、要求合照,更直接的會「建議」同學穿他覺得好看的衣服,往後再變本加厲約同學出去,趁機吃豆腐。

郭怡萱說,這些老師藉著自己的學術光環一步步蠶食學生的性自主權,讓一屆一屆學生接連受害,但受害學生剛開始可能根本不知道是性騷擾,即便知道想要求助,也會懷疑「有人相信我嗎?」「別人是否覺得我『想多了』」甚至是因看到挺身拒絕的同學在課堂被老師冷落,被逼得只能繼續噤聲。

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認為,校園中的性侵案件,因為具權力控制本質,本身就是權勢性侵,以人本獲通報處理經驗來看,權勢性侵的個案往往「不只是個案」,一有個案浮出檯面,往往就可追溯到十年前,但校園中的加害教師卻難以解聘;她說,權勢性侵案件不只要追究加害人,還要追究體制的責任,保持沉默、中立就是站在壓迫者一方。

(中時 )

#林奕含 #性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