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仁皇太子登基成為新天皇,他的妻子雅子妃也就會成為「雅子皇后」,對於身分的轉換,雅子曾在去年12月表示「感到有些惶恐」,這的確是肺腑之言,日本皇室的繁文縟節,對於個性開朗外向的雅子實在是壓力山大。多數人希望,未來她成為皇后之後,能夠給皇室帶來更多的自由氣息,也期待她能夠重拾她過往的外交專才。

雅子妃原名小和田雅子,她的父親小和田恆是日本著名的外交官與國際法學者,受到父親工作影響,雅子在小時候就遊歷各個國家,包括蘇聯、瑞士、西德、美國,這樣的經歷使得雅子極有國際視野,能夠使用英語、法語、俄語等六國語言,是個不折不扣的才女,並且立志成為外交官,在她畢業之後,也如願進入外務省工作,並且工作了4年。

然而也許是命運的安排,1986年,一場外務省安排的日本英國外交聚會上,時年26的德仁皇太子與23歲的外務省實習生雅子相遇,也就在那時,德仁對雅子一見傾心,並且展開了追求。然而雅子的志向是出色的外交官,不希望離開外務省,也就無意嫁入皇宮。

但是德仁相當執著,在經過七年的追求之後,雅子答應了求婚,1993年6月9日,德仁與雅子成婚,那場世紀大婚禮,許多日本人仍然記憶猶新,特別是對於儒雅的德仁,與亮麗的雅子,特別感到天作之合,可以說令日本人光榮感十足。

然而原先以外交官為職志的雅子,卻和皇室各種規範所限制,即使丈夫德仁愛護她,婆婆美智子皇后也包容她,但是戒律森嚴的宮廷生活還是讓雅子倍感心酸和苦悶,在一次聯合記者會上,雅子說起了她的計劃與抱負,包括親善訪問和公益活動,希望能持續發揮她的外交專業,結果習慣演講的她,不小心把話說的太久,說了9分37秒,比德仁皇太子多出28秒。按照皇室的禮俗規定,她發言的長度只能是丈夫的一半。其實德仁並不在妻子說話的時間,可是宮內廳卻下了禁口令,自此之後雅子絕不可主動發言,即使偶爾開口,也必須按照事先擬好的稿子照本宣科。

連話都不能自由的說,又怎麼發揮外交長才?這對雅子來說實在太壓抑了,德仁的民間友人白石敏雄就說:「就我來看,儘管雅子具有專業背景,但是官員們還是阻止她出國旅行。」他補充說,各種繁瑣的規矩都否定她的職業長才和個性,使她感到痛苦。

之後她的行為舉止就顯得落寞,在2003年罹患「產後憂鬱」,也就一點也不奇怪了,之後的15年雅子就沒有再公開露面過,直到這兩年才恢復公開活動,顯見身體恢復狀況良好,已可逐漸面對外界。

學者認為,留學英國的德仁,加上學歷更好的雅子,在成為皇室的中心人物以後,可以有更大的行動空間。東京大學亞洲高級研究所副教授克里斯多福·格爾特斯(Christopher Gerteis)y。 「如果她擔任某種親善大使的宣傳角色,那將會非常有影響力,比如她可以支持像日本紅十字會這樣的組織,而且再用皇室規範去約束就相當說不過去。」

文章來源:「我無意從外務省離職」雅子妃殿下的決心因皇太子殿下的愛軟化
文章來源:Japan's anglophile new emperor to open era of 'beautiful harmony'

(中時電子報)

#雅子 #德仁 #外交 #憂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