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公布《各機關對危害國家資通安全產品限制使用原則》,要求公部門及相關各機構除因業務需求、且無其他替代品以外,不得採購及使用危害國家資通安全的廠商產品;並要求各機構主動盤點,找出是否有來自危險地區的商品,須將有疑慮的品牌與商品在3個月內提給中央,由中央彙整清單後公布。

政府長期以來對公部門資安問題並非放縱,譬如,對公務電腦瀏覽陸方網站有所限制;公共工程委員會曾在2008年發函各機關,政府機關在招標文件上要明訂禁止廠商提供中國大陸製產品,也禁止廠商派遣陸方人民來台提供售後服務或技術指導;公務手機要求排除陸方品牌;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禁止電信業者採購大陸品牌的核心網路設備,也禁止陸方人士進入我方電信機房。另外,還由工研院研發了揪科(Juiker)來取代通訊軟體Line和WeChat,只是未受使用者青睞。

換言之,我方對資通訊的「國安意識」早已建立,本來沒必要如此大張旗鼓,以廣泛的一般性處理原則,將管制範圍擴大到包括資通訊產品、醫療器材、交通運輸、水資源、電力控制器等類別,受到管制的機構除了中央和地方政府以外,還擴及台水、中油、台電、公營醫學中心、國家研究機構,以及中華電信、中華航空等官股掌控之企業。雖然有部分國家附從美國要求而禁用華為設備,但德國聯邦資訊安全局(BSI)就表示沒有證據顯示華為監視客戶隱私,英國國家網路安全中心(NCSC)也認定未來可以在5G網路中控管使用華為設備的風險。因此一般認為,這是蔡政府配合美國要求,封殺華為、中興等大陸資訊通訊產品的做法,是以附庸國心態進行政策操作,換取美國對其連任支持的作為。

政府除了向美國表態之外,還夾帶藉機排除境外競爭、保護本土廠商的意圖。因為,迄今為止,政府只能提出「國家安全疑慮」這類廣泛的理由,卻從未說出使用這些產品到底如何影響國家安全,所以必須禁用。另外,在全球化之下,生產鏈結非常複雜,如果其他國家的產品用了陸製的晶片或零件,也都要被禁用嗎?而且,要求官方機構自行盤點,找出是否有來自危險地區的商品,提報中央之後由中央彙整再行公布禁用,看起來頗為荒謬,許多官方機構根本沒有適任的資安專家,又如何認定其產品是來自有國安疑慮的地區?依照美國國安局前雇員史諾登和維基解密的說法,美國曾竊聽德國總理梅克爾和多國領袖的對話,那美國的產品是否有國安疑慮?蘋果手機是美國品牌,但在有國安疑慮的中國大陸生產,也必須被禁止嗎?

就在此原則發布的前後,華為手機卻在全球熱賣──Mate 20 Pro手機2月分才打敗了蘋果、三星旗艦機種,在全球通訊大會獲選為全球最佳智慧手機;3月華為就宣布該系列機種銷售4個半月,已經超越了1000萬部。4月20日華為在台的P30、P30 Pro上市交機,吸引了超過3500位消費者排隊,顯示華為手機在美國打壓之下,卻受到消費者越來越高的青睞。

事實上,華為去年的營業額已經超過1000億美元,手機銷售在手機市場逆勢上揚,超過了2億部,擊敗蘋果並直追三星。而5G設備更是如此,在美國大力封殺之下,它們卻還是受到各地區的歡迎。因此,華為各種產品的產量在未來一定會越來越大,很可能在稍過時日之後,能否進入「華為供應鏈」就會成為一家電子企業的成敗關鍵。

尷尬的是,陸方資通訊產品中多半有台灣的上游零組件,例如華為的供應鏈中包括台灣的台積電、聯發科、大立光、富士康、日月光、南亞科技、華通電腦等十幾家業者,若真要禁用其產品,當然會傷害台灣出口。且若因而引發陸方反彈,以他國零組件取代台廠,台灣受到的傷害就更大。因此,既然政府已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我們呼籲盡可能縮小管制範圍,限制在資通訊核心設備即可,否則傷及無辜產業或使採購成本大增,都絕非台灣之福。

(中國時報)

#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