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個涉及擄人勒贖重罪的嫌犯,初次開聲押庭審理的法官沒有裁定羈押,逕予釋放,台北地方法院法官與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公開對幹。我們認為,法官審判獨立不能變成孤立,認事用法要符合人民的情感。

或許現在的法官太年輕,不知道他們的法官前輩過去曾經犯過什麼錯誤。18年前,國內有個四處結夥開槍的槍擊要犯叫薛球,全台灣的警察費盡心力,想辦法要抓到他。

民國90年3月間,薛球和同夥持槍在苗栗頭份鎮和員警對上,雙方都互開了多槍,結果薛球與同夥被捕。檢察官向苗栗地方法院聲請羈押這兩名槍擊要犯,但是法官裁定兩人交保。

法官沒有羈押這兩名槍擊要犯的理由之一是,檢察官聲押的理由不完備,沒有說清楚足以認定二人有逃亡之虞之事實的理由。就在法官與檢察官互推責任時,這兩名槍擊要犯棄保逃跑,繼續開槍犯案,無辜人民繼續受害。

台北地方法院法官直接以檢警沒有依法逮捕的理由,把犯擄人勒贖重罪的嫌犯逕予釋放,和18年前縱放薛球的案子有異曲同工之誤。我們認為,不論是法官漏看了檢察官附卷的逮捕書,或者是檢察官沒有附上逮捕書,北院的法官都難脫不食人間煙火之議。

法官不應該只是死啃法條的法匠,論事用法必須謹記人民對於正義的期待。面對敢開槍和警察對幹,敢擄人勒贖的嫌犯,即使檢察官呈送的卷證有所不足,也至少應該開口問問檢警。

更何況,開羈押庭的時候,檢察官肯定會蒞臨論告。法官當面問問,有這麼困難嗎?

(中國時報)

#檢察官 #理由 #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