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原諒我,一次再一次婉拒大學演講的雅意邀約;不是故作謙遜也非故作前輩姿態,而是我不諳新一代人的識見和對話,陌生得難以應答。

新一代人自然沒有必要來遵循上一代人的生命次序,更無須順從如同我輩前代的:父權威嚴主義。曾經是不自由不自在,屬於我輩被期待,被命定的成長過程;回首轉身,自己成為兒女的父母之時,不就真切的應許,將來要讓孩子,有著全然自由自在的未來?

陌生的語彙,彷彿「火星文」,表白的言談猶若電腦「人工智慧」的聲音。於我不是排拒,深知這就是已漸成為主流的,必然……。未來,一直的來。

從前多話,今時少語,有一天已然垂老的我,是否成了瘖啞之人,必然。

(中國時報)

#新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