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里約奧運田徑女子800公尺金牌得主、南非中長跑好手瑟夢雅(Caster Semenya),因為生理特殊的關係,一直被質疑不該參加女子賽事,為了捍衛自己的參賽權起訴國際田徑總會IAAF關於睪固酮規則一案,最終被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判定敗訴,瑟夢雅未來若想繼續參賽,必須降低體內的睪固酮標準。

瑟夢雅在2009年德國柏林世界田徑錦標賽贏得女子800公尺金牌後,被踢爆是雙性人,因為她雖然是女性,卻沒有子宮和卵巢,體內也有隱睪,且睪固酮值是一般女性的三倍,加上她的長相比較男性化,關於她是否應該參加女子賽事的爭論不斷。

針對女性運動員天生睪固酮指數過高,IAAF推出新政策,要求性別發育差別(簡稱DSD)選手必須將自己體內的睪固酮標準降到每公升5納摩爾(5 nmol/L)以下,才得以參加400公尺到1500公尺的正式田徑賽女子項目。

醫學研究指出,女性運動員的睪固酮指數平均在每公升0.12到1.79納摩爾,除非是DSD運動員或意外患有腫瘤的情況下,不然女性運動員的睪固酮指數不可能高於每公升5納摩爾,而IAAF因此規定DSD運動員必須連續6個月將睪固酮指數降到每公升5納摩爾以下,才具參賽資格,並堅持維護公平競爭的規則是必須的,要確保所有女子選手都能看到「那條通往成功的道路」。

對於自己天生特殊的生理構造,瑟夢雅堅持爭取自己應有的參賽權利,表示決不放棄,她在推特分享一段話:「有時候,寧可起而行,都好過沒有作為。」她相信總有一天關於DSD運動員的法規會改變,「我明白IAAF的規定總特別衝著我來,10年來IAAF一直想拖慢我的腳步,但這只會讓我更強壯,這個決定不會讓我退縮,我將再起並持續鼓勵南非及全世界年輕女選手逐夢。」

里約奧運田徑女子800公尺銀牌蒲隆地選手妮揚莎芭(Francine Niyonsaba),以及銅牌肯亞選手汪比(Margaret Wambui),同樣面臨睪固酮指數偏高問題,一個全球科學專家組織認為,以睪固酮值決定性別的規定不公平,選手優異的表現仰賴後天訓練,單憑遺傳因素而禁賽並無科學根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個月通過決議,指責IAAF針對DSD運動員的規定有害無益。

(中時電子報)

#田徑 #睪固酮 #雙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