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才在北京風光落幕,美國國務院網站ShareAmerica 1日推出影片表示,該計畫涉及不透明的掠奪性貸款,「切勿陷入中國的一帶一路債務陷阱」;但美學者指出,中國大陸銀行因應政府要求中,很難證明北京為確保戰略優勢而過度借貸或資助虧損項目,雖然中國大陸的海外放貸方式肯定是存在問題,「一帶一路」的風險似乎常常被過於誇大或歪曲。

綜合外電報導,美國務院影片中指出,中國大陸提出一帶一路要求加強與世界其他地區的經濟與政治聯繫,但經過認真檢視發現,這個倡議存在種種問題,如厄瓜多的水電站工程為例,中國大陸公司建造的水電站工程品質低劣,下游農場經常氾濫成災,目前僅以一半的產能運行。

影片引述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一份獨立報告稱,「儘管中國倡導以一帶一路促進經濟發展,但喪失控制權、債務、不透明和腐敗等問題,往往成為北京的戰略資產」。

不過,霍普金斯大學教授博黛蓉(Deborah Brautigam)在上月29日《紐約時報》刊文〈「一帶一路」是債務陷阱外交嗎?〉表示,中國雖不公布其海外借貸的細節,但根據霍普金斯大學中非研究所收集中國大陸對非洲上千筆貸款資訊,以及波士頓大學全球發展政策中心追蹤中國大陸在拉美與加勒比地區的貸款資料發現,「一帶一路」的風險似乎常常被過於誇大或歪曲表述。

博黛蓉在文中表示,以非洲為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認定為面臨「債務陷阱」風險的17個國家中,多數債務的持有人仍然是非中國大陸借貸方,而是如瑞士信貸、英瑞合資的礦業巨擘嘉能(Glencore)可等全球性銀行和債券持有者,而只有在吉布地、剛果共和國和尚比亞,中國大陸的貸款占其國家公共債務的半數或半數以上。

至於在拉美地區,在《2019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中國研究》報告中表示,除「委內瑞拉這一可能的重要例外」,來自中國大陸一國的資助對借款人的驅動作用,似乎並未IMF的債務可持續性門檻。換言之,中國大陸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大多數國家的貸款規模巨大,但擔心北京故意掠奪需要幫助的國家是沒有根據的。

文章說,作為一帶一路債務陷阱外交弊病的典型代表的斯里蘭卡漢班托塔 (Hambantota)其實僅占斯里蘭卡債務總額很小的一部分;根據IMF數據,2016年談判出售該港時,斯里蘭卡的外債為465億美元,但只有10%是欠中國的。

不過,該文最後強調,中國在海外貸款方式肯定存在問題,如一帶一路項目仍然過於依賴中國大陸的建築企業,交易往往沒有舉行公開招標的情況下達成,這給任人唯親和回扣創造了機會。

文章來源:Don’t get caught in China’s Belt and Road debt trap
文章來源:「一帶一路」是債務陷阱外交嗎?

(中時電子報)

#中國大陸 #一帶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