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現場。(琉璃工房提供)
展覽現場。(琉璃工房提供)

由琉璃工房與上海琉璃藝術博物館主辦,華美銀行、寶爾博物館、南海岸廣場、橙縣音樂舞蹈學校、中華航空等共同協辦的《Goodbye Movie,Hello Liuli——楊惠姍 張毅琉璃藝術展》於美國當地時間5月2日加州南海岸廣場寶石苑揭幕。展覽展出由華人現代琉璃藝術開拓者與奠基人——楊惠姍和張毅所創作的曾獲北京故宮博物院、英國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美國國家婦女藝術館等收藏在內的近30件中大型琉璃作品。這場展覽是南海岸廣場50年來首次的當代琉璃藝術家大型個展,也為其五月份的亞洲文化遺產推廣月揭開序幕。本次展覽不僅展現台灣文創巧思,飽含豐沛的東方人文思想與藝術語言的琉璃創作,體現了東西方文化交流的深遠意義。

32年來,楊惠姍和張毅的琉璃創作一直圍繞一個主題:能不能用琉璃,傳遞有益人心的訊息。他們說,「我們在電影11年,受到相當的鼓勵與肯定,但是,我們想要有更大更重要的貢獻,我們的夢想是我們的作品能夠對社會人心有正面的影響。從1987年創辦琉璃工房,全心全意傾注在漢代琉璃脫蠟鑄造技法的研究與復興,希望透過不斷的創作,傳承弘揚中華文化。一路走來真的很多困難與挑戰,但這份對文化的情感與堅持,是我們永遠不斷創作有益人心作品的力量。1999年,琉璃工房進入美國市場,用琉璃藝術創作與當地交流,將我們對生命的思考與探索,與更多國際友人分享。在異國環境,藝術家的努力、嘗試,飽受挫折連連。如今,這個展覽證明我們20年來的努力,是文化的、是精神層面的提升。我們此行最重要的意義在於傳播民族文化。」

楊惠姍介紹「金佛手藥師琉璃光如來」。(琉璃工房提供)
楊惠姍介紹「金佛手藥師琉璃光如來」。(琉璃工房提供)

華麗轉身,從電影巔峰到琉璃藝術巔峰

1987年,處在華人電影世界巔峰的楊惠姍與張毅,華麗轉身,從一百多部電影、屢獲金馬獎與亞太影展等華語電影最高獎項的肯定,進入陌生的玻璃藝術世界。他們開創了玻璃藝術工作室,楊惠姍和張毅把這個工作室命名為琉璃工房。琉璃,強調了他們對於悠遠民族文化不斷的學習探索和使命感。楊惠姍和張毅,以一己之力,復興中斷了兩千年的漢代琉璃技法,把琉璃發揚成一種文化,一種傳播民族智慧的載體。

30多年來,楊惠姍和張毅應邀至國內外各地展出,作品曾獲北京故宮博物院、中國美術館、英國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法國裝飾藝術博物館、美國康寧玻璃博物館、美國寶爾博物館等20多家世界級博物館和美術館收藏。琉璃,因為楊惠姍和張毅,從華人社會走向全世界。在龐大的國際玻璃藝術舞台上,從來沒有華人的名字,直到楊惠姍與張毅出現。從一無所知到世界讚譽,楊惠姍與張毅被譽為當代華人琉璃藝術先鋒與工作室玻璃運動教父。

本次展覽最具「份量」的作品為楊惠姍於今年初完成的高180公分、重達1.2噸的《共生大愛》。這件作品底部是低眉觀想的慈悲人像,頂部的一支支琉璃柱,成為了一束束的光,綻放出一瓣瓣的茶花花瓣。茶花,意寓有謙遜、有理想的愛,表達對這個世界的包容與關懷。在同一片大地上孕育的每片花瓣,相互輝映生長;每個人就是一片花瓣,彼此扶持茁壯,共成美好,體現「共生」的概念。琉璃柱上的文字,出自《莊子.齊物論》,呼應了「共生」,也傳達了東方藝術家對世界、對生命的愛與關懷。

楊惠姍說,「諸多的琉璃花瓣,分別看起來,沒有什麼意義,但是,它們聚集在一起,和諧地展現彼此之間的關係,它聚合成一朵巨大的完美花朵。和諧,共生,不執著在自己,最大的意義是能不能為群體共同成就一個更大的美好。」《共生大愛》是楊惠姍和張毅琉璃創作的覺悟,他們從電影來,在琉璃努力創作了32年,發現創作的形式都是「形式」,重點在創作的思考是不是對於自己的心靈有益,對於人與人的生命有益。《共生大愛》也是楊惠姍和張毅「無我」的一生學習,是提醒:人心,因為無私,因為彼此的擁抱與包容,人間因而綻放大愛。

《大願》,為楊惠姍於1996年創作,獲寶爾博物館與美國國家婦女藝術館收藏。創作的起源:一個冬天,楊惠姍在越南胡志明市看見一位衣衫襤褸的母親,抱著幾乎是衣不蔽體的小孩睡在街頭,在旁邊則是另一個更小的嬰孩,光著屁股,趴睡在銀行過道的冰冷台階上。楊惠姍心生憐憫,於是創作了《大願》——一個小嬰兒睡在巨大的手掌裡,她覺得,那是世界上每一個孩子都應該得到的溫暖。以這份心意,琉璃工房還特別設計了《大願——2019珍藏版》,並在全球共同發起公益捐贈。在美國,此作品部分所得將捐贈兒童癌症研究基金會作為兒童癌症研究使用。在台灣,捐贈對象則是財團法人台灣早產兒基金會。

楊惠姍張毅在「焰火禪心」展區。(琉璃工房提供)
楊惠姍張毅在「焰火禪心」展區。(琉璃工房提供)

花與禪,是楊惠姍和張毅的重要創作元素。本次展覽呈現了楊惠姍「花好月圓」、「一朵中國琉璃花」,以及張毅「焰火禪心」等系列作品。花開花落,是生命的變幻無常;以琉璃材質表現,愈顯唯美與脆弱。以現代創作語彙,承載著中國人對生命喜悅的讚頌、對生命的思考,是兩位現代琉璃藝術開創者的創作內涵,也成為西方瞭解東方傳統藝術與文化的重要載體。此次展覽中的《獨秀》,作品頂上的花葉,描摹了山茶素以含蓄為美的格調,但下方的造型,仿佛皺痕與凹凸滿布的岩石,形成一種視覺的對比和衝擊。藝術家以獨特的視角,賦予山茶堅強獨立的氣質。

藝術,作為無需翻譯的文化語言,蘊含人類共同的情感,是當代國際交流的重要方式。而楊惠姍與張毅也將堅持民族文化的創作風格,傳遞中華文化之美。

(中時電子報)

#楊惠姍 #張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