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五四運動一百周年之際,孫文學校總校長、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張亞中發表了一篇題為「五四百年 迷悟之間」,回顧歷史,並探討未來兩岸可以走的道路,以下為張教授文章全文內容:

五四運動到今年已經整整一百年了,我們紀念五四,再次反思中華民族應走什麼樣的現代化道路。

五四是一個重要的歷史點,但是在此之前,中國的能人志士早已在思考中華民族應如何往前走。可以這麼說,從十九世紀晚期起,中華民族一直在找尋一條能夠振興中華的現代化道路。在每一個階段,我們都認為自己已經開悟,找到方向了,但是事後卻發現,其實自己原來還在迷霧當中。

圓明園被英法聯軍放一把火燒了,中國人悟到要現代化就必須奮起學習西方的船堅炮利。甲午戰敗,發現只追求船堅炮利是迷,維新變法才應該是現代化之悟。變法不成,君主立憲說成為不能解決中國困境的迷,先摧毀再重建的暴力革命論又被認為是悟。

袁世凱選擇帝制,中國知識份子又發現,一夜成功的革命只是個迷,缺少民主內涵的共和制度並不能夠阻礙軍閥循私割據。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舉行的巴黎和會中,列強將戰敗國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以救國為號召的五四運動,1919年在北京大學點燃了,紅樓的怒火,撼動了爾後百年的中國。

五四的青年學子認為,沒有民主與科學,中國的發展走不出迷。1921年成立的共產黨認為,只有馬克思主義才能給中國帶來真正的悟,紅色的馬克思路線才是中國正確的現代化道路;同時,以西方價值為核心的白色自由主義者也豎起一面旗幟,他們認為只有西方的民主自由才能救中國。然而當時的五四運動及日後的追隨者,仍然分不清科學是否就等於西方文化、民主是否即為群眾運動。紅色與白色兩條路線的鬥爭、科學與民主本質的不分,註定了五四運動讓中華民族應有道路的抉擇,仍在迷中。

孫中山對五四運動有熱情,也有冷靜。他不覺得中國應該掉進紅色與白色路線的爭鬥,更不認為學習歐美科學與民主就要排斥中華文化。孫中山是個真正的悟者,他認為三民主義才應該是中國要走的正確道路。

北伐成功,提供國民政府難得的黃金十年實踐其現代化理想。此時東北邊的日本忍不住了,他們在想,不趕快打斷中國的現代化,中國起來怎麼辦?這是日本繼甲午戰爭第二次打斷中國的現代化進程。

抗戰期間,沒有時間去探索現代化的路線,救亡圖存是唯一的真理。五四運動要探索的本質已不再重要,五四運動的愛國主義原貌才是全體國人奉行的情操。八年浴血、國生族存,但是之後短短四年,國共內戰,兩岸分治。

1949年起,兩岸各自走上不同的現代化路徑。大陸開始實踐其紅色共產主義道路,台灣則在美國的羽翼下走上了西方白色資本主義。在大陸,五四運動只等於愛國主義,而在台灣,已用三民主義的本質「倫理、民主、科學」來含括五四運動所主張的「民主、科學」。

1979年後,大陸推動改革開放,加速了民生主義的建設;習近平上台以後,更以「文化自信」來凸顯恢復固有文化、智能的重要,提升民族地位,尋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開啟落實孫中山主張的民族主義;但是在追尋民權主義的道路上,依然步履蹣跚。

1990年代以前,台灣是三民主義的信仰者,也成就非凡,但是1990年代以後,台灣卻遺憾地開始偏離了孫中山先生的道路,一直到今天,由於教科書的去中華文化、去中國史,孫中山的民族主義完全被狹隘的台獨主義與偏安的獨台思維所排斥;民主日益惡質化,民權主義只有選舉表象,內涵變質;經濟發展原地踏步,中山先生的民生主義精神日漸褪色。

五四運動已經百年,在眾人感念之際,兩岸民眾應了解,五四運動的所有訴求與內涵,其實均已包含在孫中山先生的理念論述當中。五四運動者並沒有找到真正的悟,而仍是在迷中。中山先生即說,三民主義不僅為救國,更是建國所必須,這是五四運動者追求的;他所主張的三民主義就是打不平主義,包括打破與列強的不平等、內部政治上的不平等、社會上的不平等,遠遠高於五四運動的訴求;他的三民主義是以自由、平等、博愛為信念,以民有、民治、民享為目標,以倫理、民主、科學為本質,其主張及論述遠遠大於五四運動的內涵。

紀念五四百年,除了緬懷那一個時代一群青年的愛國故事、一些知識份子在如何全盤西化的道路上探索,事隔百年的如今更應認識,我們是否已找到一條真正適合中華民族現代化的道路。

兩岸已經有七十年的摸索,應該已經可以得到教訓與啟發,孫中山先生的思想,特別是他的三民主義,可以是我們對五四運動的總結。三民主義的道路應該就是五四運動所期盼追求的道路。

(中時 )

#五四 #主義 #運動 #民主 #五四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