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夯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林哲熹演技大爆發。
在夯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林哲熹演技大爆發。
林哲熹(左)在拍《狂徒》時受了不少皮肉傷。
林哲熹(左)在拍《狂徒》時受了不少皮肉傷。
《越獄》是林哲熹(右二)首次扛男主角大旗的作品。
《越獄》是林哲熹(右二)首次扛男主角大旗的作品。

林哲熹因演出話題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知名度大增,在劇中飾演患有思覺失調症患者的他,緊接著新電影《樂獄》即將上映。他並非以偶像之姿竄紅,以往演的每個角色都有缺陷,各種頑強的角色設定讓他吃了不少苦頭,林哲熹無奈地說:「我不是在拍戲,就是休假因戲受傷去醫院治療,今年過了5個月,我就進過5次醫院。」

才剛告別劇中的思覺失調症,林哲熹現實中就因前陣子拍戲撞到頭,最近常常突然間暈眩、眼前一片黑,「我月初要去照電腦斷層,怕頭腦裡有血塊。」林哲熹的經紀人證實,他這幾天確實去大醫院做全面性診斷,「他最近比較會頻繁的暈眩,以前沒有這情形,有血塊是他自己推測的,實際要等醫院報告下周出來。」

其實林哲熹為拍戲受傷不是第一回,之前演《狂徒》就受傷拔指甲、縫針,拍《樂獄》時上手銬腳鐐磨出血,對於頻繁受傷一事,他以偶像張國榮「戲大過天」的精神為例,「他的表演全然投入,可以毫無保留進入角色裡面。」每每進醫院當下林哲熹都會告誡自己:「演戲是一時的,身體還要顧。」但是作為演員,他只要一回到戲棚下,就無法去多思考那些病痛。

林哲熹拍戲受傷不太會跟家人說,但爸媽總會在新聞上得知他承受太多「職災」,曾勸他考慮演愛情片、演一些小清新,他先是自嘲外在沒達標,然後苦笑說:「我其實就是演,什麼都演,只是沒有偶像劇來找我,但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演的角色都那麼硬,可能是導演覺得我的執著可以跟角色纏鬥吧。」

他目前沒有推過任何一個公司送來的劇本,自認每個角色都充滿可能性,像拼命三郎般,林哲熹用血汗與傷痛,換來在銀幕上的每個機會與可能,他直言想拚到成為一個「經典」,就像偶像張國榮演的《春光乍洩》、《阿飛正傳》、《霸王別姬》,「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夠讓未來的演員能看到我,我很幸運,也不是最幸運的,但我滿用力去留下自己的樣子。」

他2年前拍攝的《樂獄》歷經延檔,從去年延到這個月17日才要上映,但他表示每部片子都有自己的命,身為演員的他演完之後擔心就是多餘的,林哲熹豁然地說:「電影不屬於我,已經屬於觀眾的。」

(中時 )

#林哲熹 #我們與惡的距離 #樂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