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市某私立高中吳姓老師,2016年因上課開黃腔,事後經校方性平會調查認定構成性騷擾情節重大解聘。他不服提告一審敗訴,但上訴二審卻認定他性騷擾僅達「說笑話」程度,改判學校解聘違法敗訴,得補發解聘3年來的薪資211萬多元,全案仍可上訴。

吳某提告主張,2016年3月間,他在該校代理3個班級的健康與護理課時,為提升學生學習興趣及專注力,都會以詼諧帶有色彩的笑話串場,但在講黃色笑話之前,也都會詢問學生是否有人不願意聽,均無人表示意見。

不過,當天最後一個班有1名學生表示不願意聽,他也立即向學生鞠躬道歉並回復課程,但事後性平會竟以誘導方式詢問6位學生,即認定性騷擾且情節重大解聘,也沒有通知他陳述意見,明顯違反規定,解聘也違反比例原則。

校方則主張,吳某任教20多年,本應有提高學生學習意願的教學技巧,但卻以黃色笑話解決課程沉悶無聊的方式。6名同意受訪的學生,都明確指證吳某不斷講黃色笑話,甚至還隱射多老師,讓學生感到「噁心」、「猥褻」,才認定他以具有性意味的言詞或行為,影響學生人格尊嚴,屬性騷擾行為且情節重大,已難勝任教師職務,經性平會全數決議通過解聘。

法院審理勘驗性平會調查報告時,發現6名同意受訪學生,都指證吳某「上課50分鐘,大概講了4題,其他時間都在講黃色笑話,拿玩具槍當道具,一邊講一邊作動作,但是我覺得還是有同學會感到不舒服。」但吳某反駁指稱調查報告內容不實,還說6人中有4人並未表示不舒服,他也沒有作猥褻動作,事後更已向學生道歉,不符「情節重大」要件,也未達解僱程度。

台南高分院認定,吳某的行為雖構成性騷擾,同時性平會召開前也曾請他陳述意見,程序並無瑕疵,但吳並沒有對同學有肢體上的不當接觸,或私下邀約同學不當往來;講黃色笑話之前也曾徵詢學生意見,一有學生當場抗議時,即致歉並回復原課程,學生並流有不能抗拒或無法應變,他的性騷擾情節僅止於「說笑話」程度,不算情節重大,解聘處分顯屬過當,改判雙方聘僱關係仍存在,校方需支付他從2016年3月被停聘後至復職日為止,每月薪資5萬8000多元,合計共211萬多元。

(中時 )

#學生 #笑話 #解聘 #性騷擾 #情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