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可曲西貝流士《悲傷圓舞曲》極為細膩細弱到近乎寂靜的樂音中,NSO國家交響樂團今(6)日下午在大阪交響廳完成了此次日本三城巡演最後一站大阪的演出。

比起第一站東京,樂團表現更加純熟,自信與精緻;小提琴家林品任也突破乖乖牌形象,演奏孟德爾頌《小提琴協奏曲》時盡情揮灑;他還用不太標準的日文介紹自己的安可曲,萌樣直探樂迷的心。

前來聆賞的日本音樂界人士之一仙台愛樂管弦樂團事業部長磯貝純一形容樂團就像礦泉水般純淨,「樂團像Evian礦泉水,不是刺激的氣泡水,NSO的音樂像水般很自然。」他也很喜歡樂團的弦樂,「很柔軟但堅定有力,我相信音樂總監呂紹嘉在這方面有特別的訓練。」

NSO 國家交響樂團此次日本巡演包括東京、金澤與大阪,其中大阪交響廳建造於1982年,是日本第一個專屬於古典音樂演出的音樂廳,觀眾席宛如圓形劇場般包圍整個舞台,場地殘響約2秒,前排觀眾與樂團的距離親密,也給了樂團更多適應各種不同音樂廳演出的經驗。

整場音樂會的曲目充滿不同的「自然之情」,有如日治時代台灣作曲家江文也《台灣舞曲》中用音樂描寫台灣原始山林之美,也有號稱西貝流士「田園交響曲」的《第二號交響曲》,主題彷彿描繪森林與湖澤圍繞的芬蘭風景,兩首一樣動容。這樣的選曲,不只與日本樂壇交流的考量,彷彿也隱含音樂總監呂紹嘉個人形而上的音樂詮釋與哲思特質;樂團各聲部如室內樂般緊密連結、呼吸跟對話,全然融為一體,展現了長久訓練塑造出的「呂氏音色」,令人驕傲。

旅日台僑,本身也是音樂愛好者的三船文彰表示,台灣人喜歡強調「台灣之光」,國家交響樂團的水準早在世界級交響樂團版圖上發光,「國家交響樂團有著很優雅的音色,這點很令人珍惜。」三船文彰也說,小提琴家林品任的音樂充滿「感恩」氣質,台灣有這麼出色的小提琴家,很感動也很令人開心。

(中時 )

#樂團 #音樂 #日本 #交響樂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