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年前工業銀行在台灣消失殆盡,對台灣長期的產業發展其實已造成「隱形」傷害,特別是當工業銀行退場後,對於小微或新創事業的融資,多半依賴所謂「創投」基金,但事實上,台灣絕大部分的創投基金規模都非常小,比起銀行的融資規模,簡直是九牛一毛。

此外,銀行就算想仿創投的模式,強化對小微或新創事業的融資,礙於本身非金控體,沒有創投公司的架構,也有實際執行的難度;因為只有金控旗下才能以子公司的形式設置創投公司,但放眼國內全體金控業者,創投公司的規模都很小,大部分的規模僅10億元上下,甚至連5億元都不到,對於新創公司的資金助益實在有限。

至於不具備金控母體的銀行業者就更不用說,連想設創投公司的條件都沒有。

若金管會能有條件開放「夾層融資」,可說為非金控體系的銀行解決想用創投方式來幫助小微或新創事業卻「力不從心」的問題。但不同之處在於,創投公司投資上述的新創事業,股權和紅利分配均為主要的回饋形式,金管會放行的夾層融資措施則要求與股權投資脫勾,以避免涉及銀行法對於銀行轉投資上限規定的問題。

根據銀行法,銀行對於非金融業的轉投資,亦有其和淨值或資本額連動的上限規定,倘若夾層融資開放之初,未對此規範,就會和現行的銀行法抵觸,如此一來反而讓問題複雜化,因此金管會才對企業主的回饋銀行方式,要求必須將股權的回饋排除在外。

即使是有條件式的開放夾層融資,幫助小微或新創事業獲得來自銀行體系更多的金援,對於這些小型新創公司仍有相當大的助益,可望改善許多隱藏在小微新創事業中的「潛在黑馬」,遭資金不足困境埋沒的僵局。

(工商時報)

#回饋 #金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