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濟走軟的陰影籠罩,主要央行貨幣政策風向又趨於寬鬆,歐洲央行重新對銀行注資即是一例,歐洲負利率公債的金額暴增,不僅代表愈來愈多投資人得倒貼發債政府,也凸顯已開發世界的經濟成長展望悲觀。

德意志銀行證券(Deutsche Bank Securities)數據顯示,今年來歐洲地區30年期公債殖利率轉負的總額激增20%,觸及10兆美元大關,來到2016年以來最高水位。

由於已開發經濟體利率尚在歷史低檔,公債殖利率由正轉負意味著,一旦它們陷入衰退,幾乎沒什麼刺激成長的空間。歐洲央行的存款利率目前仍維持在-0.4%。

德意志銀行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史洛克指出:「已跌入負值的利率不是理想的起點,會讓決策者愈來愈難應付經濟逆風。」

歐洲決策者打消今年內升息的念頭,同時調降經濟成長與通膨預期,這顯示負利率情況未來還將持續下去。歐銀3月例會將今年實質GDP成長預估,由三個月前的估值1.7%下修到1.1%,通膨年率亦從前估值1.6%調低為1.2%。

又以歐洲第一大經濟德國及第三大經濟體義大利的問題最大。儘管德國經濟成長陷入瓶頸,梅克政府仍堅決維持預算盈餘,不願冒赤字風險擴張財政救經濟,但歐洲經濟火車頭財政約束的結果,恐抑制歐洲其他國家的成長。

反觀義大利的問題是財政擴張過頭,已經負債累累的義國政府,仍打算擴大舉債來拉抬低迷不振的經濟。

聯博(AllianceBernstein)固定收益部門共同主管狄斯坦費(Gershon Distenfeld)表示,德義兩大歐洲經濟體的兩極化差異,凸顯出此般衝突只會發生在貨幣聯盟,不會出現在財政或政治聯盟。

(工商時報)

#經濟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