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整體經濟基本面穩健,美國聯準會(Fed)釋出不升息,亞洲多數央行如印尼和印度更有降息舉措,市場資金流動性轉佳,且全球資金連續六周轉進債券市場,其中流進高收益債券突破200億美元,亞洲高收益債券受惠高殖利率及強勁基本面,吸金力道更強勁,支撐亞高收債市場表現。

聯邦永騰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余政民表示,4月國際貨幣基金(IMF)再度下調2019年全球經濟成長預測至3.3%,至金融危機以來最低水平,歐美經濟展望均遭下修,大陸由前一次預估的6.2%調升至6.3%。世界銀行也預估,2019年大陸經濟成長率可達6.2%、印度7.5%、印尼5.2%,相較於歐美國家,亞洲經濟成長率高,且多數國家PMI呈現擴張,經濟維持成長態勢。

觀察亞洲高收益債券具備四大優勢,余政民分析,首先,亞洲新興國家強勁基本面,其次,亞高收債有高殖利率及低存續期間,具收益與收息特性;再者,大陸境內債逐步納入國際指數,擴大亞債規模,使流動性轉佳;最後,印尼與印度選舉結果底定,大陸經濟觸底反彈,亞洲不確定性漸消弭,亞高收在這四大優勢下,為目前資產配置不可或缺標的。

亞高收債4月底殖利率近7.4%,高於美、歐、全球高收債,且高於亞高收債5年平均的6.76%與3年平均的6.49%。中長期而言(5、10年),相較亞洲股票市場(不含日本),亞高收債不僅報酬表現佳,且波動度較低。

聯邦投信研究團隊分析,4月底亞高收債存續期間為2.98年,低於美、歐及全球高收債,在Fed不升息下,更兼具長期收益與同時收息的雙重優勢。且亞高收債目前利差504個基本點(1個基本點是0.01個百分點),高於美、歐高收債,未來利差收斂空間較大,尤其亞高收債在基本面支撐下,違約率續下滑,利差可望收斂,獲取資本利得,適合做為參與亞洲經濟成長的最佳投資工具。

(工商時報)

#基本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