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民調」是否納入民進黨總統初選,總統蔡英文認為,手機選民的意見不應該被忽視。不過,親綠的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則持不同看法,他認為不納入手機,以全市話方式進行是蔡英文之前主導的產物,但現在突然高呼納入手機,等於是自打嘴巴行為。若「執意硬凹下去,徒然給人一種輸不起、耍賴、無賴的感覺,豈是現任總統應有的風範」?

游盈隆昨夜臉書發文表示,有關總統初選民調是否應納入手機,近期因蔡英文總統公開表態主張應納入後,再次引起各方關注,他長期研究民意與投票行為,作為台灣民調的長期實務工作者,願針對這項爭議,提供幾點意見給大家參考:

一、民進黨總統初選已進行一個半月以上,目前的初選民調辦法是延續2011年的舊制,是蔡英文黨主席任內制訂的;今年3月6日,再經過中常會確認做為2019年總統初選民調辦法。換句話說,不論是2011年或2019年的民調辦法,不納入手機,以全市話方式進行,都是蔡英文黨主席或總統主導下的產物,而她也曾經是現行制度的受益者,因為這項制度使她贏得2011年黨內總統初選。現在,初選進行到一半,蔡總統突然高呼納入手機,等於是自己反對自己,自打嘴巴的行為,要如何說服社會大眾接受?

二、民調納入手機樣本,在美國已漸漸成為常態,在台灣是剛起步而已。但即便在美國,手機與市話比例應該是多少?是2:8、3:7、4:6或5:5,何者最適當?業界和學界皆無定論。且全手機民調問題很多,網路民調的母體無法確定,都難以成為具「代表性樣本」(Representative sample)。基本上,現階段網路民調或全手機民調結果,新聞性與娛樂性成分較多,無法據以推論全體選民。因此,即便是美國各大媒體或主要研究機構都不以全手機或網路民調做為總統大選民調的方法。

三、現行以全市話(landline)進行的民調是否真的造成極大的誤差或根本就不具代表性?答案是否定的。以我的實際經驗來看,一項全國性抽樣調查,在未加權狀況下,(以台灣民意基金會四月全國性民調為例),20-24歲受訪比例的確是最少的,但與加權後相比,是1:3.8;然後比例開始明顯遞降,25-29歲是1:2.4;30-34歲是1:1.8;35-39歲是1:1.5;40-44歲是1:1.4;45歲以後完全沒問題。所以,一項以傳統市話為基礎的好的調查,其結果基本上沒有問題,是具有代表性的。而且,從過去多次經驗看,例如2012年總統大選,選前兩天根據加權後的民調結果和最後選舉結果相比竟只相差1.4個百分點。由此可見,現在一窩風否定全市話調查的精準度,並非建立在嚴謹的科學經驗與知識基礎上,而是情緒成分居多。

四、民進黨總統初選從318登記迄今已整整49天,蔡陣營做為總統初選的一方,如果執意非要變更初選遊戲規則,坦白講,是完全缺乏正當性與合理性的。執意硬凹下去,徒然給人一種輸不起、耍賴、無賴的感覺,豈是現任總統應有的風範?

五、民進黨各級公職初選民調辦法自2011年以來,長達8年都沒與時俱進,沒有及時因應修改,包括納入手機民調等等,本身就是一種不可原諒的怠惰,是誰在這一段期間內當黨主席?不是很清楚嗎?現在初選進行中,臨時抱佛腳,要改遊戲規則,甚至怪罪賴清德陣營不配合,真的是很過份。

游盈隆總結,過去十年,蔡英文當民進黨主席前後約八年左右,沒有與時俱進、檢討改進各級公職初選民調辦法,導致今天初選民調遭人詬病,包括沒納入手機等等,蔡主席及其團隊應負起最大的責任。民進黨中央也應亡羊補牢,未來積極研議修訂出更完善的初選民調制度,而不是現在倉促變更進行中的遊戲規則。

文章來源:游盈隆臉書

(中時電子報)

#民調 #手機 #蔡英文 #賴清德 #總統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