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肺癌末期病患來說,最新發展的免疫療法是治療希望,但只有對生物標記如PD-L1表現量高的患者有用,僅占病患2至3成左右,近兩年歐、美國際醫學年會研究證實,晚期患者使用結合免疫治療藥物、抗血管新生標靶藥物和化療藥物的「三代組合療法」,能讓腫瘤反應率突破6成,超過1年腫瘤無惡化的患者比例增為4成,整體死亡風險下降約2成,組合療法突破末期肺癌無法單獨使用免疫療法的治療困境。

肺癌連續7年居台灣第一大奪命癌症,每年超過9千人死亡。台灣臨床腫瘤醫學會理事長高尚志表示,最新免疫治療是利用免疫檢查點藥物喚醒患者自身免疫系統,其最大的特點是一旦腫瘤對此藥物有所反應,就會產生「長尾效應」,即使療程結束,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統仍會持續發揮抗癌作用。

許多晚期肺癌患者在嘗試手術治療、化學治療、放射線治療及標靶治療失敗後,於是把最後希望都寄託於當紅炸子雞的免疫治療,但苦於PD-L1表現量過低,治療似忽失去最後希望。

台北慈濟醫院胸腔內科主治黃俊耀表示,肺癌的病理類型及治療方式複雜,但臨床觀察無論是否有特定基因變異、適合標靶或化學治療、生物標記如PD-L1表現量數值多寡,晚期患者都有機會因免疫治療藥物的搭配而提升治療效果。

更令人振奮的是,相較於腦、骨、腎等其他器官的轉移,肺癌肝轉移的惡性更高,且容易再併發其他器官癌轉移,治療相當棘手,但研究發現三代組合療法可讓肺癌肝轉移患者的整體死亡風險降低逾4成5,是一大突破。

目前衛福部核准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一線使用的免疫治療共有三種,包括:單獨使用免疫治療藥物、免疫加化療的雙組合、免疫加化療加抗血管新生標靶的三代組合,且患者不一定要PD-L1表現量高才能使用,大幅增加治療的靈活性。

黃俊耀醫師表示,抗癌如作戰,應從一線治療開始使用最好的武器,才有勝算。而「三代組合療法」的三種藥物各司其職,由免疫治療藥物負責活化T細胞與癌細胞打仗,搭配擔任炸藥角色的化療藥,以及阻斷敵方的後勤補給的抗血管新生標靶藥物,有助提升整體戰鬥力,不失為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一項選擇。

(中時 )

#治療 #免疫 #患者 #肺癌 #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