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言:旺旺中時媒體集團2016年創國內先河,與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曾針對「蔡政府兩岸關係」、「南海仲裁爭議」、「川普就任後之美中台關係」、「中共十九大後之發展」、「中美強權大較量」,合辦過6次政軍兵棋推演,並透過平面、影音、網路平台傳播給包括兩岸在內的全球閱視聽大眾,歷次推演結果證諸後續發展,均深具先期參考價值。

本次推演分成3方勢力,管制組擔任「國際局勢」,包括中時集團戎撫天總主筆、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黃介正與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教授,不斷抛出中國大陸、美國、日本等國可能出現的國際事件,如何衝擊台灣。

藍A組擔任現任政府的國安與財經幕僚,由兩岸政策協會副秘書長張百達、台經院景氣預測中心副主任邱達生、台灣戰略研究會理事長翁明賢擔任,假設從執政黨的立場,如何看2019年可能的幾個變局。

藍B組扮演泛藍與在野陣營的國安與財經幕僚,由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理事張登及教授、政治大學經濟系林祖嘉教授、陸軍備役少將于北辰將軍來擔任,模擬泛藍在野陣營,如何看2019年可能的幾個變局。

管制組提出未來半年可能出現的3件重大狀況,分別是:

管制組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黃介正(左)下達狀況。(陳怡誠攝)
管制組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黃介正(左)下達狀況。(陳怡誠攝)

狀況1-美中貿易戰(時間點在最近):美國突發增加大陸25%的商品關稅,但談判未破局,仍然達成某種成果,但是對於5G競爭卻更為激烈,台灣夾在兩大強權之間,應如何處理?倘若台灣透過特殊管道,得知美國對中國大貿易戰的細節(比如確定增加關稅),但卻在台灣的媒體率先披露,美方對於我方提前得知相當生氣,揚言驅逐洩密人員,此時台美的信任裂痕該如何修補?

狀況2-美國對台經貿與國防政策(時間約在6月):美國貿易代表署表示將於7月初派團來台,磋商台美針對大陸貿易及產業措施的共同行動方案。並聲稱倘獲得具體成果,將不排除在今年稍晚舉行的「台美投資暨貿易架構協議」(TIFA)會議中,展開「雙邊投資協議」(BIA)的預備性協商。 同時,美方認為台灣過往的國防支出,往往聚焦在「未來10年將採購的軍品」,未從考慮過「未來3年內台灣衝突的因應方案」,建議我方應採採取「不對稱作戰之現役戰力」,也就是應認清現在的軍事政策,不要緩急不分。然後,假設在5月27日的 「漢光 35」年度演習期間,出現美國2艘柏克級神盾驅逐艦出現在澎湖西南域向北航行,已在台海中線以東靠我方側,造成各國媒體揣測「美台雙方進行初步聯合軍演之準備」。此事又造成大陸激進網民在社群網站串聯,各種對台武嚇言論出籠,台灣的朝野雙方,應如何因應?

狀況 3-大陸對台政策與美中潛在軍事緊張事件(時間約在今年下旬) :大陸召開臨時中共中央對台擴大工作會議,發佈4項指示:(1)加大爭取台商留陸經營,並同意台灣與陸商結為策略聯盟。(2)靈活寬容處理台灣問題,只要明確「兩岸同屬一中」之基本立場,放寛台灣民眾以各種方式討論「臺灣方案」。(3) 全面開展「台灣人就是中國人」認識運動,強調「中國人幫助中國人」,專注打擊「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之論調。(4) 「和平統一」基調不變,但祖國統一必須有所進展, 無論台灣選舉結果如何,絕不容許無限拖延下去。

另外,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在11月指出,中國使用網軍對美國新聞媒體及政治民調機構增加攻擊頻率,試圖影響美國民眾對於民主、共和兩黨總統初選之風向。並在議員詢答時,間接證實美方已掌握「中國運用網路社群大量釋放爭議訊息,影響台灣總統大選之具體事證」。

又在12月發生美國某航空母艦打擊群,在南海與大陸海軍 052D 驅逐艦「危險接近事件」,美方提出正式抗議外,並公開宣稱該打擊群將改道台灣海峽表示不滿。大陸則派出殲-11、殲-20 戰機以及電子偵察機進行監控,轟六也因天氣不穩而航行M503航線,美國航艦戰鬥機則升空警戒,未料大陸軍機「使用熱焰彈挑釁」,總之美軍與解放軍連續的衝突,造成極度緊張,此時台灣又該如何自處?

中國時報總主筆戎撫天(右起)、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黃介正、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他們所設想的狀況相當刁鑽。(陳怡誠攝)
中國時報總主筆戎撫天(右起)、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黃介正、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他們所設想的狀況相當刁鑽。(陳怡誠攝)

擔任藍A組的翁明賢理事長表示,台灣與美國的關係良好,台灣在美國貿易佔比是第10位,所以美中貿易戰應該不會對台灣造成影響;至於軍售的部分,持續要求對美採購,提出相關要求的清單。關於5G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在相關部會進行安全查核,所以這個議題也影響不大。至於美國在南海與台海的持續巡弋,我們當然必須做好準備。比較大的問題是特別狀況的「洩露美方貿易戰資訊」問題,我們必須持續與美方溝通,必要時召回駐美代表,進行損害控制,修補台灣的互信問題。

至於美國軍事智庫提到台灣軍事投資不足的問題,我們覺得讓美國了解到,我們急需美國提供的防衛武器,強化C4ISR(通訊與指揮管理),要有更多的思考點。至於台灣科技業在中國投資的技術,是否會影響到美國對於我們國機、國艦國造的技術移轉,這部分要和美國溝通,請他們理解國機、國艦都是以軍規為主,與民用科技應該切割來看。

最後一個狀況是有關中共對台工作會議,他們採取對經、對政兩手策略時,我們必須思考到臨近總統大選可採取的策略應用,包括放出特赦阿扁的訊息,或是放出成立自經區的問題。那麼最後一個特殊狀況,有關於轟六軍機、美國航母在台灣的衝突,我們認為這屬於政治問題,透露了戰略訊息,我們應該注意如何跟美國、解放軍之間,都有溝通管道,我們的判斷是,這是解放軍的主權宣示,測試美國航母的反應做為,也同時測試台灣的具體反應,我們要注意這是否成為常態性的,還是變成解放軍對台一種軍事互信的間接對話管道,最重要的是,因為此事是在12月16日發生的,會不會後續影響隔年1月11日的總統大選,不管是執政黨或在野黨,都不應該把這個當成議題在炒作。

擔任在野的藍B組的林祖嘉教授表示,美中貿易戰,其實已對台灣造成很大的影響,美國持續對大陸施壓,當然也影響在大陸的台商,因此我們認為,因應方式就是協助台商回台,當然要趕緊改善台灣投資環境,包括成立自貿區,解決「五缺」(缺地、缺錢、缺水、缺電、缺工),加速產業升級等。至於突發狀況提到我們提前爆出美國的動作,這件事我們是相當擔心的,這會折損台美互信基礎,但是如果我們從政府的角度來看,是有可能故意操作,特別是在狀況不好(民意支持度低)的時候,先爆美國的料,有可能對他們的選情有利。所以我們在野黨會希望政府把情況查清楚。

另外在5G「站邊」的問題,我們必須坦白的講,台灣其實沒有太多的選擇,我們必定是要配合美國動作來做,畢竟我們9成的軍備是採用美式武器,而5G就是即時情資的傳遞,我們不可能用別的系統。至於台商科技業在大陸的產業鏈,是否導致技術外流,其實台商在大陸投資的部分,我們已經有很嚴格的管制,比如技術過去,都採取「N-1」策略,因此只要和美方講清楚,應該能得到解決。

比較麻煩的是美方是否限制「國機、國艦國造」,這的確會造成很大影響,所以我們其實要問政府,所謂國機國艦國造,有多少技術自主的成份?是否在規畫時已考量到這個問題?

至於美艦途經台灣海峽,造成外媒聯想「台美聯合軍演」的事件,其實這種狀況真的不太可能發生,因為台灣關係法裡,根本沒有台美聯合軍演的內容,若真要聯合軍演,必須要修改法律才有辦法做的到。但是我們擔心的是,執政黨可能會借用這樣的媒體內容,宣布說我們期望和美國進行聯合軍演,也就是把外媒的猜測炒作成話題,要是真是如此,可能會對兩岸關係造成不利的影響,所以我們覺得政府在做這件事時,其實要非常的小心。

最後一樣是美國軍艦與中共軍艦、軍機在南海、台灣海峽的衝突,我們覺得,必須呼籲美中雙方要冷靜,

任何升高對立的舉動,都會對美中台三方造成很大影響。同樣的,在野黨會希望政府,對於這些事件,應該要充分說明「正確的訊息」,千萬不要利用美中的緊張或外媒揣測,製造他們在政治上的利益。

擔任藍B組的于北辰表示,在選舉其間,許多的資訊必須正確,否則就會變成所謂的假新聞。然而雖然新聞是假的,卻會影響不止國內的選舉,還牽連美中台三方面的關係。今天的沙盤推演中,有許多情境模擬都與資訊有關,包括國安人員取得重要的資訊,回來之後他一會透過國安機制向層峰報告,如此重要之事如何披露在報章媒體之間?後續造成的影響不是選舉而已,還可能危害整個情報線,一但損失,不是十幾二十年可以找的回來的。類似事件在96年台海危機中有發生過,造成了非常嚴重的情資、情報網路的全軍覆沒。所以這真的要嚴正呼籲執政當局,從上到下都要有嚴格的情報意識。

管制組的黃介正教授總結,在這次的兵推當中,不管是扮演執政黨的藍A組,或是扮演在野黨的藍B組,在面臨狀況時,所做的決策都相當保守,尤其是擔任執政黨的藍A,目前這個情境是在選前的階段,政府的策略應該會受到選舉的影響,所以可能不會像剛才大家思考的那樣謹慎保守。至於藍B組這邊,也不會像剛才思考的那麼保守,顯然各位都是在思考「正確的決策」,而沒有思考「選戰的需求」,這也是國安團隊的模式,在乎的是國家安全問題,也就不因選舉而躁進。我們下一回的兵推,將會定在接近投票的時候,到時候想定的狀況將會加入民調因素,逼大家為了護盤而出招,到時候更有意思。

針對本次推演,管制組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指出,國家安全就猶如數學上之多變數函數,因此各個面向都會相互影響無法切割。在相當程度上,以中國大陸所強調之總體國家安全觀來審視國安問題,其實算是持平周延之視角。

張競強調,但是由於國安團隊成員來自不同背景,在學養上各有專業堅持,如何能夠調和觀點與思維差異,這不僅需要理性之精算,更必須運用感性手法調和鼎鼐,才能發揮出國安團隊成員中所有知識菁英最大能耐。 張競亦提醒,國安團隊成員有時會來自公務體系,其基本信念有時會無法擺脫事務官之謹小慎微作風,無法像政務官般發揮出大開大合之想像力與創意。而學界人士直接進入國安團隊又太偏重理論,不熟悉政務運作,這亦容易流於空談,無法規擘出能夠具體實踐之策略。

張競認為,兵棋推演目的不在於尋找出最理想之未來策略而是透過操演與論證,剔除許多不切實際之空想。因此應當鼓勵大膽假設,勇於提出充滿創意之思維,否則就失去推演最重要目的。張競分析,本次推演參演學者都是優秀知識菁英,但卻缺乏像NBA明星球員羅德曼那種「盡情使壞」(Bad as I wanna be)的人格特質,所以推演結果四平八穩讓人不感意外。但是海峽兩岸未來波濤洶湧暗潮起伏,我們還是要謹記「靜海是無法鍛就出熟練之水手」,能在亂世中開創不平凡命運的梟雄,就是在推演中大膽提出創意作為的推演者。

(中時電子報)

#政經兵推 #張競 #黃介正 #美中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