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帛琉我才知道,世界上有一種黃金水母沒有毒,可以和牠們一起游泳。通往水母湖的樹林入口,就像在進行一場神聖的儀式,水柱從肩膀澆下,確保我們身上沒有塗抹防曬油。穿過樹林,抵達與世隔絕的內陸鹹水湖。

數十萬隻黃金水母生活在此,自成獨特亞種。由於長久以來沒有天敵,原用於自衛的毒素消失殆盡。我往湖中心游,探入湖面以下,湖水呈現淡祖母綠,透著陽光,透明的水母逐漸聚攏圍繞。若非感受湖水的涼意,還以為正看著滿是水母、背景為海洋的螢幕保護程式。

這兒的水母不是一直如此快活。2016年,聖嬰現象導致氣溫升高,產生乾旱危機,水母大量死亡,帛琉科羅州政府下令封湖2年。去年10月,水溫與水母生態恢復正常,才重新開放。根據珊瑚礁研究基金會(CRRF)去年底的報告,目前約有63萬隻黃金水母,雖遠低於高峰期的3千萬數量,但若天氣持續正常,數量可望再增加。當地導遊楊博文不斷提醒我們,動作務必輕柔,避免傷害脆弱的水母。我們小心翼翼,順著水流。

「男人會館」反映海洋文化

水母湖牽動著帛琉的觀光命脈。畢竟,觀光業占帛琉經濟產值約9成。觀光口號「原生態的帛琉天堂(Pristine Paradise Palau)」揭示一切,他們深深明瞭,沒有大海,就沒有帛琉。

青年外交官劉仕傑曾於2015年至2017年派駐帛琉大使館,在帛琉的日子,他籌組壘球隊,常一擊出全壘打,球就掉進大海。他的帛琉朋友把自己不到3歲的小孩丟進海裡,水性好似天生,「不用刻意學習,他們就可以漂浮自如。」他說。

在帛琉的傳統文化建築「男人會館」,也可發現海洋的痕跡。屬於母系社會的帛琉,16座男人會館位於各部落中心,是男性談論時事、社交的場所,女性止步。傳說女性若踏入,會化成男人會館的墊腳石。入口鮮豔的圖騰,刻印各類海洋生物。

遊客立誓守護的天堂

帛琉是鯊魚的天堂。2009年,帛琉成立世界上第1個國家鯊魚保護區,禁止在約60萬平方公里的海域捕撈鯊魚,保護面積相當於1個法國。若在漁船上查獲1隻鯊魚,罰鍰10萬美元(約新台幣310萬元)。「帛琉人願意放棄部分經濟利益,設立嚴格的環境保護規範,把永續環境放在首要位置。」帛琉觀光局台灣辦事處代表雷均說。明年1月1日,帛琉更將成為世界上第1個全面禁止販售、使用防曬乳的國家,以保護珊瑚礁。

劉仕傑說,帛琉貫徹環境教育,內化成普遍思維。每位旅客入境帛琉,都必須在護照上簽署《帛琉誓詞》。文字由帛琉的孩童發想,違者須承擔法律責任,最高罰鍰1百萬美元(約新台幣3100萬元)。我的護照被蓋上藍色的印章,上面寫道:「帛琉之兒女,我身為貴境之客,僅立此誓,以能維衛和保護貴鄉之美麗而獨特的島嶼家園。」

享受太平洋時區式的慢活

乘坐小艇,緩緩駛向擁有蒂芬妮藍色澤的牛奶湖。導遊撲通下水,不消1分鐘,從湖底挖起軟泥。這是火山灰沉積,也是天然的美容聖品。我們往身上臉上塗抹,等到白泥漸乾,再入湖洗淨,享受一場大自然的SPA。

在帛琉的時光緩慢悠長,街上沒有紅綠燈,若遇修路或事故,則由2個人站在前後指揮交通。雷均不只工作去帛琉,度假也往帛琉。坐著朋友的快艇前進無人島,手撿貝殼、凝望島中湖,放空一下午。「這裡過的是『太平洋時區』,享受當下。」劉仕傑說。看海的時間遠比看人的多,過生活嘛,萬事不急。

離開帛琉的那天,出了海關,我打開護照,離境印章圖樣竟是一隻紫色的水母。就像帛琉誓言所說:「不是給我的東西,我不會拿走。我留下的唯一印跡是會沖刷掉的腳印。」但我把太平洋的風、海浪的潮聲,一併打包進記憶帶走了。

※本文刊登於《商業周刊》1643期,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中時電子報)

#黃金水母 #帛琉 #生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