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持續至今,所有的資金、人才與技術流動限縮,技術創新似乎迎來寒冬,然而,日媒走訪美國矽谷、中國大陸的深圳卻幾乎感受不到「冬天的跡象」,尤其大陸企業的物聯網以「輕」取勝,更讓日本企業在新創上望塵莫及。

據《日經中文網》報導,包括深圳、香港和澳門在內的「粵港澳大灣區」已經啟動再開發計劃,中國大陸南方將誕生能與美國舊金山灣區、日本東京圈的經濟圈匹敵的經濟圈,美國史丹佛大學、喬治亞理工學院、香港的大學以及中國大陸的大學以及企業展開合作計畫。

至於日本企業,豐田和日立製作與大陸的新創企業展開合作,京瓷就在深圳建立開放式創新基地,以上海為基地、日本大企業,與大陸新創企業牽線搭橋的企業「匠新」首席執行官田中年一指出,去年有很多日企高管訪問深圳,今年將是付諸行動的一年。

該篇報導指出,曾在陸媒上看過「投資冰河期」這種説法,美國調查企業CB Insights統計顯示,2019年1~3月世界風險投資比上個季度減少超過2成,連中國大陸也不例外,不過,減少也是集中在鋼鐵、化學等傳產陸企,並對抗被稱為BAT(百度、阿里巴巴集團、騰訊)的大陸IT企業而啟動風險投資,但在缺乏經驗的情況下,結果失敗案例層出不窮。

此外,BAT對新創企業的投資依然熱絡,主要的美國風險投資與投資基金也未試圖減少資金投入。不過,日企卻在與陸企打交道過程表現消極,這些有潛力的合作夥伴正被BAT、微軟等美國科技巨頭搶走,這與日企視大陸市場依然為代工工廠有關。雖然來到深圳登記的日本企業組織數量超過400家,但是來尋找挖掘新創企業的日企卻少之又少。

中國大陸是巨大市場,也是巨大的技術創新實驗場,歐美企業認為,即使在中美貿易戰影響的背景下,也對新業務挖掘以及合作相當積極。舉例來說,在大陸迅速展店的瑞幸咖啡,以及借助餐飲外送快速增長的美團點評,這類的大陸獨角獸企業就是結合互聯網和現實經濟的成功例子。

將產品連接互聯網的技術在日本、歐美被稱為「IoT」,大陸就是被稱為「物聯網」,陸企在這方面與歐美思維接近,但日本則是著重在硬體與互聯網的連結,

東京大學副教授伊藤亞聖將這些成功例子的共同特徵稱為「輕物聯網」,即使需求小,但依然抓住消費者需求,嘗試推出解決問題的應用程序與最低限度的終端,同時在無數硬體搭載上簡單通訊技術,將新服務推向社會檢驗。

目前深圳還存在許多被稱為解決方案的企業群,匯總店子零組件與完成品供給網,在企業客戶啟動業務前提供指導。相較之下,日本關注在基礎建設與工廠自動化的「沉重的物聯網」,但技術創新需要的是「輕物聯網」,日本企業若作壁上觀,可能錯失的機會會非常大。

文章來源:中國物聯網比日本的要「輕」

(中時電子報)

#企業 #日本 #貿易戰 #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