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場攸關未來全球5G安全規範的會議在布拉格召開,30多國代表與會,會後提出一份針對中國的「布拉格提案」聲明。美國政府立即表態,不排除將此份聲明做為未來5G基礎建設的指導方針,也希望各國都能遵守聲明中的相關規範,呼籲各國政府在建置5G網路環境時,必須考量第三國可能對設備供應商造成的影響,特別是在雙方缺乏網路安全與資料保護的合作協議下,更要留意第三國的網路管理模式。

聲明中並呼籲各國,也應納入法治、安全環境及供應商不當行為等項目,作為進行供應商與網路技術安全及風險評估的重要因子。此外,針對供應商所屬國家在資料保護、對抗網路犯罪以及遵守網路安全的努力,也應一併納入考量。簡單來說,就是各國在進行5G環境的建置時,必須考量網路設備供應商背後是否有國家力量操控的風險性。因為這不只牽涉個人資訊安全問題,也可能會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

號稱全球5G安全規範的會議,竟然沒有邀請5G技術排名居前的大陸,也沒有讓電信業務遍布全球的華為列席(愛立信、諾基亞及高通等電信大廠都列席)。美國意圖明顯,希望全面圍堵大陸及華為勢力的崛起。

從去年8月川普禁止政府機構及與美國官方合作單位採用華為產品與技術開始,到孟晚舟事件與要求盟國禁用華為5G設備,再到此次的5G網路安全規範會議,都可見到美國打壓大陸與華為的斧鑿痕跡,手段也愈來愈激烈。

美國為何如此心急?主要原因可能還是出在華為的市場力量已經大到無法輕忽。根據國際知名市調公司IHS Markit所發布的《全球電信事業報告》,2017年華為在全球電信市場的市占率快速攀升至28%,首度擊敗瑞典的愛立信(27%),登上全球第一。儘管2018年受到美國全面抵制,市占率又跌落至第二,但雄厚實力與快速成長潛力,已讓過去在電信事業居於主導地位的歐美國家,感受到一股極大威脅。

特別是在5G的萬物連網時代,這樣的威脅感更是強烈。因為目前5G技術並不成熟,各國或各大廠都還處在研究探索階段,商業模式的市場應用也付之闕如。在這樣的混沌未明狀態中,一旦能夠搶占先機,就等於握有全球通訊科技的發言權與主導權。也就是說,誰能夠先掌握5G技術與市場,就有可能成為下一世代全球通訊科技的霸主。以現今5G發展態勢來看,即使華為在全球5G電信設備市占率僅排名第4,落後於愛立信、三星及諾基亞,但在大陸政府全力支持下,後發先至的可能性已經愈來愈高,這絕非美國所樂見。

標榜自由競爭、崇尚市場機制的美國,大動作圍剿華為的措施,符合市場經濟原則嗎?答案顯然是否。更多的考量無非是在資訊安全、國家安全與霸權爭奪這些層面,擔心放任華為的崛起將有可能危及美國國家安全,甚至失去全球科技霸主的地位。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曾公開表示,美國圍剿華為的背後真正原因,就是華為5G技術已在全球扮演領導者的角色,逼使美國政府不得不下重手,要求自身轄下機構及其盟國配合禁用華為設備。問題是,除了美國與幾個國家之外,大多數盟國並不買單。

例如歐盟3月底公布5G網路安全指導方針,就明確表示不會排除華為參與歐盟國家的5G基礎建設,成員國可根據各自國家安全因素自行決定。更不用說,跟大陸經貿關係相對緊密的東南亞、中東及非洲等國家,早已就是華為電信設備的愛用者。IHS Markit的報告指出,相較於市場布局側重美國的愛立信(北美市占率68%),華為幾乎集中在亞太、歐洲、中東及非洲等市場,這些地區占華為整體市占率高達7成以上。相對地,北美僅有6%。這或許也給了一些啟發。華為若想突破美國的5G包圍網,訴求美國以外其他地區的市場力量,來反制美國的打壓行為,是可行方向。更何況,這也符合一帶一路的國家戰略布局。

不過,在訴求市場力量的同時,需要釐清華為的身分與透明度問題,在網路安全與資料保護相關問題上能長期讓市場信賴,這取決於北京貫徹市場化的決心。

(旺報)

#大陸 #美國 #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