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台灣將舉行總統大選。到目前總計3次的政黨輪替顯示台灣的民主發展進入深化與鞏固的階段。但明年的大選將面對更詭譎多變的國際體系結構、兩岸關係互動與國內政治變化3個層次的衝擊。

首先,在國際體系結構方面,由於中國崛起,並透過「一帶一路」發揮地緣政治與經濟的全球影響力。美國則定位與中國是戰略競爭對手關係,再透過「印太戰略」,制約中國的戰略擴張。從2018年啟動的美中貿易談判,就是要藉此抑制中國進一步的技術升級,俾以保持美國科技發展優勢。

另外,華盛頓透過持續常態地執行「公海自由航行」權利,從印度洋經由南海,穿越台灣海峽到達西太平洋的巡弋行動,並且鼓勵盟國加入,形成國際多國海上巡弋,制約解放軍走向「藍水海軍」的戰略構想。而美國在南海中國構築的7個島礁海域附近巡弋,未來有可能導致雙方軍事對峙與衝突事件。

在兩岸關係方面,由於美台關係持續進展,美國國會通過《台灣旅行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及《台灣保證法》,給予台灣進一步的「華盛頓保證」,使得《台灣關係法》真正「實至名歸」,未來對美國行政當局具有一定程度的約束力。

面對美國單邊主義對台作為,北京一方面透過「習五條」的指導,加快統一進程,對台定調「兩制台灣方案」的「民主協商」,持續加深經濟與社會融合力道;同時,解放軍持續突破第一島鏈,繞行台灣海峽,運用各項軍事演習,適時給台灣武嚇壓力,藉以阻止美台軍事關係的強化。

在國內方面,如何贏得2020勝選是各黨最主要的戰略目標,執政黨方面會持續「維持現狀」政策,一方面以靠攏美國為主,不做「麻煩製造者」;再者,極力鏈結印太戰略的大架構,以擴大區域事務參與。主要基於美中進入戰略競爭時代,選擇美國路線可有別於過往「傾中」的取向,更可凸顯「獨立」於中國之外的戰略態勢。主要在野黨基於九二共識,強調持續交往中國,但也不忘「友好」美國,以發展經濟為主要訴求。

總之,美國不會改變「一個中國」的政策架構,將持續強化對北京的「戰略抑制」,而經貿爭議透過常設機制持續改善,也會透過「印太戰略」進行多邊預防性的圍堵。美台關係持續強化並與美中關係切割處理,但一定程度會帶來兩岸關係的緊張情勢。台灣面對美中戰略競逐,如何做到「戰略平衡」穩定台海現狀,避免成為美中兩方的負面因素,才能求取台灣最大的利益。(作者為台灣戰略研究學會理事長)

(中國時報)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