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日,柏林人在已停用的滕伯霍夫機場(Berlin Tempelhof Airport)舉行「柏林空運70週年紀念會」,在70年前的這一天,蘇聯放棄了對西柏林的封鎖,柏林危機正式解除。

美聯社報導,98歲的前美國空軍飛行員蓋爾‧哈爾沃森(Gail Halvorsen)是最重要的貴賓,他在封鎖期間,駕駛運輸機在西柏林上空投放了數百箱的物資與糖果,是西柏林人心目中的聖誕老人。據德國通訊社報導,哈爾沃森現居在美國猶他州,他是在週五帶著兩個女兒來到柏林。為了表達對哈爾沃森的感謝與尊敬,滕伯霍夫機場內的一座棒球場,直接以他的名字命名 ,稱為「蓋爾哈爾沃森 公園 -柏林勇士隊之家」,紀念他在冷戰期間為柏林人提供的幫助。

哈爾沃森特別穿著當年的軍裝,接受柏林市長米夏‧穆勒(Michael Müller)的致意,哈爾沃森說:「回家真好。」

哈爾沃森分享自己的糖果給柏林的孩子,成為柏林空運的一段佳話。(圖/史密森尼學會)
哈爾沃森分享自己的糖果給柏林的孩子,成為柏林空運的一段佳話。(圖/史密森尼學會)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德國被美國、蘇聯、英國、法國分區佔領,而且首都柏林也被的4國分區佔領,其中蘇聯所佔的是柏林東部,然而柏林全境都在東德境內,因此西柏林形成了一塊與西德不接壤的飛地。1948年6月24日,蘇聯封鎖西柏林的公路網,試圖逼迫美英法3國勢力離開西柏林,然而6月26日,美國決定開始實施柏林空運,也就是以空投的方式,將每天西柏林所需要的食物、煤炭、藥品與其他生活物資送入,盟軍飛行員共飛行了27萬8千架次,主要的起降點就是滕伯霍夫機場。

1949年4月16日,是柏林空運的最繁忙的一天,在24小時內,大約有1400架飛機在柏林上空,運載了近13萬噸的物資,幾乎每分鐘都會降落一次。

柏林孩子期待空運帶來衣服、鞋子與生日蛋糕,西方如此強大的後勤,逼迫蘇聯放棄封鎖。(圖/美國國會圖書館)
柏林孩子期待空運帶來衣服、鞋子與生日蛋糕,西方如此強大的後勤,逼迫蘇聯放棄封鎖。(圖/美國國會圖書館)

哈爾沃森是最著名的空運英雄,他的隨手善舉,成為柏林空運的形象人物。(圖/美國國會圖書館)
哈爾沃森是最著名的空運英雄,他的隨手善舉,成為柏林空運的形象人物。(圖/美國國會圖書館)

最後,在1949年5月12日,蘇聯人意識到封鎖是徒勞的,解除了公路的路障。自此之後,5月12日就成為柏林空運的紀念日,象徵西方強大的後勤動員實力。然而,柏林空運仍然持續了幾個月,這是預防蘇聯又改變主意。

哈爾沃森可能是最著名的空運飛行員,這是出自一次溫馨的偶遇。在空運的早期,有一回他剛降落飛機,正在卸貨的空檔,一群柏林兒童詢問哈爾沃森有沒有糖果? 哈爾沃森從口袋裡摸出兩片口香糖,然後就看到那群孩童把兩片口香糖分成許多小塊,讓每個孩子都嚐到一點甜味,他又看到剩下的孩子不斷的嗅聞包裝紙。

哈爾沃森內心感到一陣激動,眼淚都快掉出來了,他與孩子們約定第二天會回來,並且「以搖翼做暗示」,他會用手帕作為降落傘空投糖果。然而糖果不是規定物資,所以他是用自己分配的軍用糖果來做這件事,在隨後的空運任務中,哈爾沃森先搖翼提醒孩子們,然後投放糖果,他被稱為「搖翼先生」(Wiggly Wings Wirt)不久,其他飛行員得知此事,也加入了投放糖果的額外任務,稱為「小零食行動」的行列,後來媒體知道了這件事,大肆宣傳報導,影響到美國國內,原本對於空運還有疑慮的美國民眾,愛心與同情心瞬間拉升,主動向空軍捐贈巧克力和糖果,成為柏林空運能夠長期持續的重要力量。

直到今天,空運仍然影響了許多德國人對西方盟友的看法,特別是在柏林。在2001年的911事件之後,大約20萬柏林人走上街頭,表明他們對美國的支持。據報導,週日的盛會,有5萬人參加各種慶祝活動,其中包括音樂表演、見證人會談、歷史展覽和兒童活動。

文章來源:Berlin Airlift remembered, key moment in Cold War
文章來源:The Sweet Story of the Berlin Candy Bomber
文章來源:Bombing Berlin with Candy and Kindness

(中時電子報)

#柏林空運 #哈爾沃森 #糖果轟炸 #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