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美國華盛頓州惠特比海軍航空站(Naval Air Station Whidbey Island)附近的天上,出現以凝結尾形成的LP圖案,立即引起了喧然大波。後來得知這是美國海軍130電子攻擊中隊(VAQ-130)「Zappers」的一架EA-18G電子戰機之「傑作」,調查得知,參與繪圖的2名飛行員只是小小惡作劇,卻沒料想到凝結尾在天空久久不散,事後已經反省了。

2017年11月16日,一名住在西雅圖附近的奧卡諾根市(Okanogan)的媽媽,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給當地電視台KREM 2,「天上巨大的不雅圖案,說她很不高興,她很難向她的孩子們解釋圖案是什麼。」

即使不用她爆料,天空LP的故事已經立即傳開,只是她訴諸媒體,立即驚動了華盛頓特區的海軍作戰部,在陰莖呈現的幾個小時內,該中隊必須立即海軍作戰部長辦公室交出事件原委與「作者」。根據調查,負責繪畫的是VAQ-130 的Zapper 21,據中隊指揮官表示,惡作劇的前座駕駛,個性害羞內向,但是確實是個認真的飛行員;而那天他的後座夥伴-電戰官(EWO)是「我最好的下級軍官」。

海軍引用隱私法規,拒絕提供兩位飛行員的名字,因此Zapper 21二人組所面臨的紀律問題並不清楚,僅說他們認錯了。

海軍時報公布他們那一天的對話記錄。當天,這架EA-18G 要進行標準的90分鐘訓練任務,電子戰科目很順利就完成了,此時後座的電戰官提議,用飛行的凝結尾開個玩笑。

電戰官:畫一個巨大的LP ,那一定很有趣。

飛行員:你說用飛機來畫?那不就成了恐龍尺寸的LP?

電戰官:試試看,你應該嘗試畫一次LP。

飛行員:這很容易,基本上這就是先畫一個八字形,並轉身然後回來。然後降低高度俯衝,就不會相互連接了。

飛行員:老兄,畫好之後會很有趣,要是有架客機在西雅圖上空,乘客都會看到這個巨大的LP 。我們幾乎還可以多劃出一條靜脈。

很快,這架EA-18G開始了畫作,同時EWO用他的導航來協助。

飛行員:球是不會有點不平衡?

電戰官:球很完美,我只需要在這裡稍稍導航一下。

電戰官:大支怎麼做?

飛行員:大支將向左移動。

電戰官:這將是非常大支。

飛行員:我要小心不讓它像是第3個球。

飛行員:要是現在有中國大陸的氣象衛星從我們這裡經過,可能會說「我靠!這是什麼鬼?」

他們在完成後,相當滿意自己的傑作,還用手機拍攝以留作記念。然後希望這個惡作劇趕緊隨風而逝,而且當天的天氣特別安定,這支巨大LP久久不散。飛行員說:「凝結尾留存的時間比預期的要長。」

飛行員事後說:「我說我們必須採取行動來混淆這個圖案,我飛過一次,想要再用凝結尾把圖案給塗抹掉,可惜沒什麼用。」

由於燃料不足,戰機只能返回惠德比島基地。就在降落後不久,太平洋電子作戰聯隊指揮部的消息傳來,立即詢問 VAQ-130的長官,於是長官詢問他們,當天的飛行中是否發生什麼異常情況時,這兩位飛行員立即起來並道歉。

不久,該中隊的指揮官也趕到會議室,把這兩個飛行員給罵了一頓。

根據該報告,這兩名飛行員都沒有任何先前的紀律問題,並且他們也沒有擔誤訓練,所以法理上沒有犯什麼錯,紀律委員會給了他們「非懲罰性勸導信」。

這事件比較大的影響是,自此之後在天空畫LP的事件變多,只是飛行員變聰明了,他們在航跡圖來畫,不會在天空留下證據。

文章來源:The Navy’s probe into sky penis
文章來源:Look to the sky — the triumphant return of the sky penis is upon us

(中時電子報)

#飛行員 #LP #惠特比島 #EA-18G #凝結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