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委段宜康豪賭吞曲棍球案,法院在去年判陪100萬元及登報道歉,不過昨天監察院通過對承辦檢察官陳隆翔的彈劾案,引發外界關注。對此,段宜康今受訪時說,雖然他的朋友都替他高興,但自己向監院陳情跟事後彈劾的原因並不相干,因為他所在意的,是為何偵辦過程都沒有傳訊嫌疑人林滄敏,而還了侵吞的500萬公款、罰18萬就可緩起訴,連上法庭都不用。

段也否認監委是替他解套的說法,表示他就是陳情人,沒事先跟監委聯絡,只向輪值監委陳情,後來也沒再去補充說明、或跟監院有任何聯繫。

段宜康舉例,若他替公司保管財物,把保管的錢拿去買毒品然後轉售被抓到,「是不是除了《毒害條例》外,對侵佔公款這件事情也應該被追究?侵占的錢也應該還給公司?」但檢察官把曲棍球協會所侵佔的彰化縣政府用來盜領公款的印章還給曲棍球協會,那個印章現在還在協會,這是彰化縣政府的公物。

段宜康說,監察委員彈劾檢察官的原因,是因為檢察官居然把贓物還給了犯罪行為人,而沒有發還給被害者,「如果你的錢被偷拿了,檢察官抓到小偷後,居然把被偷的錢,在偵辦起訴之後,還給這個小偷」,這當然會引起軒然大波,所以他認為檢察官協會的反彈沒什麼道理,甚至漠視事實、檢檢相互。

段宜康也澄清,沒有監院替他解套的情形,因為他自己是陳情人的身份,所有權利跟大家都一樣,沒有事先跟監察委員聯絡,他向輪值監委陳情後,從未補充說明或聯繫;昨天是看到媒體通知才得知此事,但昨天一直在聯繫同婚法案,直到晚上才有時間看彈劾內容,發現跟自己想像差很多。

段宜康指出,監察委員對於自己要求的部分無法介入,僅對檢察官偵辦過程疏失提出彈劾。

媒體詢問,是否覺得案子有疑慮才不吞曲棍球?段宜康回說,這案子在偵辦過程問題太多、背乎常理,例如,廉政署、彰化地檢署從未傳訊林滄敏,但依照常理,至少應該問他是否知情,或要求招出共犯後再斟酌減刑,這才是慣常的認罪協商流程,此外,該協會的秘書長曾公開感謝林滄敏幫自己還錢,然而林滄敏卻否認知情,但若真的不知情,怎麼會幫秘書長出錢還公款?

段宜康補充,在檢查報告中,彰化地檢署檢察長也承認緩起訴有疏失,但所有內控跟救濟手段都已經用完了,只剩下監察院這一關,在這樣過程裡,法務部、檢方也好,還是要針對此案心平氣和來檢討。

段宜康說,對他來說沒有什麼高興或平反,檢察官都必須引以為戒,若在偵辦過程犯了錯誤就應該承認。

曲棍球案檢察官遭彈劾 韓曾嗆段「小癟三」

(中時 )

#段宜康 #檢察官 #彈劾 #自己 #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