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彈劾台中地檢署檢察官陳隆翔,遭法界批濫權侵越。監委陳師孟今則直言,完全不知道所謂司法職權紅線,「到底是在什麼法律、憲法中有說,監察權不能侵犯司法的審判核心,或司法的審判獨立?」他更批評,這些跳出來說監察權侵入紅線的,都是不學無術的司法官,不曉得光靠一個權力自律是不夠的,一定要有他律、有別的權力制衡才不會犯錯。

陳師孟表示,看《憲法》99條可知監察權的行使不但及於行政官員、一般公務員,也及於司法院、考試院所屬人員;換言之監察權、糾彈權的行使,不但及於一班公務員、行政官員,也及於法官、檢察官。

他接著說,司法要獨立審判、法官超出黨派,但監委在辦案時也應超出黨派、獨立行使職權,「大家都是獨立行使職權,你說你的獨立行使職權可以把所有搜集證據、調查、裁判、量刑全都叫『審判核心』,監察權都不能碰,這跟《憲法》99條到底要怎麼去解釋?」且「審判核心」幾個字到底出自哪個法律條文中?如今更過分了,竟還說有「偵查核心」,到底出自憲法哪個條文?

陳師孟並說,所謂五權分立,並非說司法權、監察權、行政權、考試權、立法權各據山頭,大家河水不犯井水;權力劃分真正目的是彼此制衡效果,這是最基礎政治理念。他進一步批評,但這些跳出來說監察權侵入紅線的司法官都不學無術,不曉得光靠一個權力自律是不夠的,一定要有他律、有別的權力制衡,才不會犯錯。

陳師孟進一步表示,若說完全不能介入司法的任何一個層次,現在核心越來越大,幾乎整體司法都叫核心,監察院好像功能就只剩糾察隊,「光管品行,不管判案品質嗎?」若碰都不能碰,要監委幹嘛?「他們自己的政風就可以了!」

他直言,這些似是而非的觀念目前存在司法官普遍的心理,真的是台灣司法要改革,最該改掉的錯誤思想。

(中時 )

#司法 #監察權 #核心 #獨立 #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