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星于卉喬(喬喬)之前在夯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飾演賈靜雯的女兒,她的生母劉芃昀驚傳上週六癌逝,12歲的她度過了第一個真正沒有媽媽的母親節。其實喬喬與媽已長達7年無法相見,喬媽在母親節前夕,帶著無法見到喬喬最後一面的遺憾撒手人寰。「喬爸」于志平稍早發聲明表示,原本本周五還要再一起諮商會談,他沒有預想得到喬媽的病情會發展這麼快速,還是今天早上接到記者詢問電話才得知喬媽不幸病逝的消息。

至於鏡週刊曝光之前喬爸寫給喬媽的email內容,信件中他提醒喬媽「這個月25號的款項沒有進來,是否忘記了,請處理一下。也剛好跟妳聊一下這件事情,在妳現在還可以處理的狀況下,妳是否有幫孩子留下她到20歲的基本費用?如果從滿12歲算起到20歲是8年(96個月),基本的金額就是96萬。這部分妳怎麼想跟怎麼打算的?」讓追討贍養費的喬爸被各方撻伐,喬爸則在聲明中解釋:「夫妻兩人之間的討論卻被斷章取義、以偏概全的公開在周刊之中?於是我想起了《我們與惡的距離》。」

只是喬爸的解釋卻反被網友狠酸「你與惡沒有距離」,還有網友ㄉ怒批「不管你們什麼恩怨,一個人都快走了,你還跟人家要錢,到底是不是人?」、「為什麼要給女兒紀念是用錢?」、「本人都跟你說她來日無多,你卻只問她96萬準備好了嗎?」、「很度爛感覺你靠小孩賺錢,還跟病入膏肓的女人討錢」、「前妻都說她狀態不好了,你感覺一點都不在乎,直接就是問有沒有留錢?」、「不再再消費你的孩子了,讓她能安安靜靜成長吧」、「看那張信件圖片,實在看不出妳說的斷章取義在哪?真的很會掰」。

●「喬爸」于志平聲明全文

針對鏡週刊今(15)日僅採單方面說詞未經證實即大篇幅不公正報導部分,我們深感遺憾與痛心。

一、喬喬2007年出生,我(喬爸)與喬媽2010年7月離婚,幾個月後夫妻倆嘗試復合,約莫1年半左右,在2012年的最終確定無法回到最終相處的狀態,而2014年喬媽提告爭撫養權,在長達三年多的訴訟歷經三位法官的內情了解之後,都不願意做出強逼喬喬會面的判決。2017年底喬媽突然釋出善意願儘速調解,於是我們彼此都以善意為前提盡量配合對方調整和解內容,至此我們才知道喬媽罹癌的消息。

二、很多沒說的部分是:在官司期間我們三人(喬喬、喬爸、喬媽)都在法院指定的諮商機構自費與一位專業的諮商師做專業的諮商輔導。甚至在官司結束後,喬爸主動提出繼續一個月兩次左右的自費諮商輔導的請求,希望配合專業諮商輔導師的方式,用打開心結的方式希望讓喬喬能真心理解並接納喬媽。這是我們三個人在這幾年一起做的努力,從未在粉絲團上分享,第一是喬媽希望我們不要分享這些私事,第二也是喬爸我希望在不受太多關注下,諮商輔導的進程會比較輕鬆快速。官司結束後的這快兩年期間中的每次諮商會談,我們的會談氛圍都很愉快。到最近一年,喬喬已經可以跟喬媽兩個人自己聊寒暑假去哪旅遊怎麼過,喬喬會分享她最近喜歡看的書,喬媽也很認真會回去看過這些書然後下次諮商時再來一起跟喬喬討論內容分享心得,然後喬爸喬媽私下也會透過email分享一些喬喬的生活近況與喬媽自己的生活近況(包含病況)。我們三人再加上一位諮商師,我們都很努力,然而我們一起做的這些努力沒想到在喬媽親友們的不諒解及不理解下,竟在各種社群媒體中作出的帶個人偏見的不實污衊指控,變得徒勞無功,反而造成諮商中的更多阻礙,喬爸我雖不能理解但依舊尊重。

三、報導中提到贍養的部分,是我在諮商師的會談中提出的,原本全意是:我(喬爸)對喬媽說:「妳在生病之後有沒有想過可以留下什麼給喬喬?我前一兩年看過一則新聞報導是說:『一個爸爸在他的小女孩很小才幾歲的時候就過世了,但之後每年小女孩生日時,都會收到爸爸送的生日禮物,一直到小女孩長大到20歲成了大女孩,父親送了她最後一個生日禮物,並在卡片上跟她說:我一直沒離開過,一直在妳身邊陪著妳,看著妳成長變漂亮...。』贍養費的部分是當初我們離婚時所共同決議的,是我們各自都要負擔小孩的教育費用,當初很多決定我們兩個都基於先考慮到未來,然後很多事情包括身後事也都要先有周詳的計畫,而殊不知我們曾經夫妻兩人之間的討論卻被斷章取義、以偏概全的公開在周刊之中? 於是我想起了「我們與惡的距離」。

四、5月11號當天,我與喬喬的確是去練習騎腳踏車,也看了舞台劇過了很開心的一天。是因為我們直到今日(15號)新聞的發佈才得知這個不幸的消息,且我們更早之前就已跟喬媽約好這週五(17號)要再一起去諮商會談,聊聊喬喬這個暑假的生活計畫;在4月26號的email中還聊到她醃漬的鹹檸檬可以泡鹹檸七的這種生活對話。最近即使罹癌化療有些影響,但喬媽一直把自己打扮很好,我知道她也不願意讓喬喬看到她生病憔悴的樣子,加上我們沒有預想得到喬媽的病情會發展這麼快速。我是今天早上接到記者詢問電話才得知喬媽不幸病逝的消息,喬媽的親友們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對我們隱瞞噩耗,爾後發消息給媒體並擷取我們當日的生活作息攻訐發布新聞,對我個人造成的影響我並不在意,因為喬喬和喬媽最清楚我們一直都在努力,但對於喬喬跟喬媽我非常的心疼。我很驚訝為何喬媽的親人不肯第一時間通知我們喬媽過世的消息,反倒是周刊第一時間取得了更多詳細的消息來源,我們以為喬媽最放不下的是喬喬,沒想到這件事情卻是媒體首先得知公布,我實在無法理解。我告訴喬喬要相信我與喬媽對於喬喬都是真心的愛,所以我也不願再多去揣摩內情了。

對於喬媽病逝我感到惋惜也難過, 對於一個曾經是人生的伴侶、也是女兒的媽媽。無論過去我們曾經吵架不合, 我都很感佩她出現在我的生命中,願她沒有病痛自由自在。我想說這篇文是最後一次對這件事做出聲明,也想跟喬媽說:「不要擔心,我會更加倍努力,讓喬喬能安心快樂健康的長大,也希望妳在天上能繼續守護喬喬。」

謝謝所有關心我們父女的所有朋友,也謝謝各位媒體大哥大姐的關心,辛苦了,謝謝你們。

(中時 )

#我們與惡的距離 #喬喬于卉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