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美國聯準會(Fed)聲明顯現不鷹不鴿,整體來看考量經濟成長走疲,升息腳步放慢,縮表提前到9月,市場也調整預期,今年甚至明年利率均不變機率高,觀察過去兩次升息循環中,停止升息到降息期間的高收益債表現,優先順位高收益債績效均正報酬,且完勝美國高收益債,顯示當前利率環境下,為布局標的優選。

群益全球優先順位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李運婷表示,Fed過去兩次升息循環,2000年5月至2001年1月,美國高收益債出現回檔,期間報酬為-2.98%,但優先順位高收益債仍有1.16%報酬,表現相對亮眼,2006年6月至2007年9月優高收債報酬11.95%,也強過美高收。2018年12月停止升息至今,優先順位高收益債有近6.5%表現,仍維持正報酬紀錄,績效表現穩健。

宏利投信資產管理團隊認為,新興債質量在結構基礎上有所改善,甚至其信用品質已可視為優於美國高收債和貸款,息收狀況也相對具吸引力。面對現階段新興市場債預期投資報酬率相對突出,其中又以地方主權債具有更大收益潛力。

安本標準投信投資長彭炫通指出,新興債目前評價仍在有利位子,加上基本面改善,實值得進場布局。主要是經過波動的2018年,全球經濟成長緩慢,市場審視信用風險後,不再單純從評價水準出發,也關注中美貿易協議最終協議結果。

根據JP Morgan估計今年企業違約率1.5%、明年2%,李運婷強調,均低於長期平均的3.3%,顯示整體企業體質仍健康,其中全球優先順位高收益債和一般高收益債同樣具有高息特性,但波動度更低,產業分布更多元,不僅有助降低傳統高收益債易受能源價格波動的影響,更能順勢參與不同產業的投資契機。

(工商時報)

#高收益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