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嘉源/綜合報導

香港《文匯報》17日報導說,美國與伊朗緊張關係近日升級,華府多次宣稱來自伊朗的威脅迫在眉睫,更有消息指美國計劃向中東增兵12萬。然而《華盛頓郵報》引述消息人士指,美國總統川普質疑一眾幕僚,尤其是白宮國安顧問波頓和國務卿蓬佩奧對中東局勢的評估,認為一旦對伊朗採取軍事行動,將違背他從全球撤出美軍的方針,甚至重演2003年伊拉克戰爭的失誤,故期望以外交途徑解決伊朗問題。

《紐約時報》16日也援引川普政府數名官員的話報導稱,川普15日在白宮舉行的商討今後對伊對策的會議上,向代理國防部長夏納翰表示,他不希望與伊朗爆發戰爭。16日在白宮,有記者問「是否會與伊朗爆發戰爭」時,川普也回答說,「並不希望發生這種事」。

《紐時》還說,由於川普政府中的對伊強硬派人士波頓等人正在推進或將發動軍事進攻的計劃,川普對此感到非常氣憤。據認為美國政府內部存在著意見分歧。

《文匯報》引據《華郵》15日的報導指出,川普15日上午接受官員匯報伊朗最新局勢,當時國防部報告3項潛在威脅,包括伊朗勢力可能襲擊美國在伊拉克的外交設施;伊朗可能向波斯灣的小型船隻發射火箭或飛彈;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米尼向革命衛隊發出指示,亦可能暗示威脅美國軍人和官員。

消息人士透露,川普與幕僚對報告意見分歧,部分人認為伊朗已計劃襲擊美國派駐中東的人員,亦可能威脅歐洲盟友安全,雖然川普不同意這派觀點,不過國務院最終仍然宣布,撤出美國派駐伊拉克的非必要官員,被視為標誌中東局勢升級。據報川普不滿波頓和蓬佩奧擅自行動,但形容程度遠未到開除二人的程度。

波頓去年出任國安顧問前,已主張推翻伊朗政權,但白宮官員表示,川普縱然一直批評伊朗,仍然希望與伊朗談判並達成協議,收緊對伊朗核計劃的管制。據報川普憂慮若伊朗現政府在美國出手下倒台,只會製造2003年美國推翻時任伊拉克總統哈珊的「翻版」,故除非有美國公民死亡,或中東局勢顯著惡化,否則川普不會以軍事行動回應伊朗。

川普一向對海外軍事介入持非常否定的態度,他所提倡的「美國優先」實際上是孤立主義,其在2016年總統大選時的政見核心承諾就包括從阿富汗、敘利亞撤軍。

近一個月來,美國加強對伊朗進行「極限施壓」。《紐約時報》13日援引美方官員的話報導說,夏納翰已向白宮遞交針對伊朗的軍事行動計劃。根據該計劃,一旦伊朗攻擊美軍或加速研發核武,將調遣多達12萬美軍前往中東地區。但該報導隨後被川普否認。

《華爾街日報》引據一位政府官員表示,事實上,川普已經流露出協商解決方案的意圖,即使這意味著與伊朗直接對話,這樣做將與一些高級顧問的建議相悖。

隨著近日美伊關係持續緊張,美國國會民主黨人擔心鷹派的波頓會將美國帶入與伊朗的軍事衝突。包括共和黨議員在內的多位國會議員要求川普政府就「伊朗威脅」向國會作詳細說明,在得到國會批准前不得擅自行動。

據中新社報導,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裴洛西16日在華府表示,川普政府對伊朗可能採取的任何軍事行動都需要國會批准。裴洛西說,美國憲法規定國會才有權「宣布開戰」。她警告川普顧問團,在沒有國會批准的情況下,川普政府無權發動軍事行動。裴洛西稱,近20年前通過的《作戰授權法》(Authorization for the Use of Military Force, AUMF),將不適用於與伊朗可能發生的軍事衝突。

據悉,在2001年「911」恐怖攻擊發生後,國會曾透過AUMF,授權時任總統小布希打擊阿富汗恐怖組織。之後也有總統透過AUMF發起針對伊拉克、敘利亞境內恐怖組織的軍事行動。

裴洛西說,她跟川普難得一致的地方就是「反對伊拉克戰爭」。她希望川普能以對待伊拉克戰爭的態度對待伊朗,而不要輕易受其支持者的影響。

眾議院少數黨(共和黨)領袖麥卡錫當日表示,他相信川普政府的任何行動都會是「深思熟慮的」,並且會與國會兩院進行商議。他表示,「目前並沒有任何行動」,不應該隨意假設。

近日有媒體報導直指,川普政府大部分的對外政策,實際上都是反映波頓意志的結果。波頓咬住不放的不僅是中東的伊朗。英國《每日電訊》報導稱,最近介入委內瑞拉的事件也是波頓的意思。委內瑞拉、古巴、北韓進入了他的「頂級名單」,這些都是反美獨裁政權,或者用核開發等進行武力示威的國家。波頓2018年3月進入白宮後,提出了以先棄核為前提的「利比亞模式」,激怒了北韓。去年1月委內瑞拉反政府示威時,他露骨地打出了軍事介入的牌。

(中時 )

#伊朗 #川普 #美國 #軍事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