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和解案,監察院日前通過對公平會糾正案。監委王美玉等人指出,公平會與高通公司達成和解,同意高通公司允諾與同業競爭者簽訂互不控訴契約,過度介入市場機制,且以投資換罰鍰違反不當聯結禁止原則,和解磋商僅4個月完成,歷程倉促,未公開透明,有重大違失。

監委王美玉、仉桂美指出,公平會在2017年10月20日對於高通公司裁罰234億元罰鍰並要求改正違法行為後,隔年8月9日與高通公司達成訴訟上和解。但該和解內容同意高通公司所允諾與同業競爭者簽訂互不控訴契約,降低同業競爭者與高通公司洽談完整授權契約可能性,過度介入市場機制,違反原處分書之不同意見書所堅持,競爭主管機關不應干涉契約法領域之基本立場。

另外,和解是以投資所帶來潛在效益,換掉罰鍰金額,是對於高通公司過去違法行為,以未來投資換取免罰,已屬不當聯結。而和解過程僅4個月,相較於處分作成過程2年8月,顯屬倉促,甚至是秘密進行,不符合獨立機關決策透明之要求,且有重大違失。

公平會在2015年開始調查高通案,前年10月開出逾新台幣234億元鉅額裁罰,去年則無預警宣布與高通和解,天價罰鍰一筆勾消,等於實際上高通僅繳約27億元。

監委指出,高通公司在晶片SEP專利權授權模式就是不對同業競爭者授權,而僅對手機業者授權,以維持其商業利益。對於此種授權模式,基於尊重公平會是獨立機關,本案調查並非取代公平會職權,而決定此種商業模式是否違反公平交易法,也不是介入專利權授權與否之私權紛爭,去評斷何人應對何人進行授權。而是在公平會已經做成處分後,又快速達成和解,這種立場轉變是否屬於恣意擅斷,而涉有違失。

監委表示,公平會認為,和解內容與原處分相當,或優於原處分,顯然未釐清原處分之內涵。公平會同意此項和解條款後,所衍生的問題是,同業競爭者跟高通公司談判時,幾乎不可能磋商出完整專利權授權契約,因為根據和解內容,高通公司可以該和解有公平會背書為由,拒絕與同業競爭者簽訂授權契約,顯見公平會之和解已干涉並降低同業競爭者與高通公司簽訂完整授權契約的可能性。

此外,監委也說,原處分與不同意見書,謹慎而儘量避免過度介入契約法領域,卻在和解中,發生過度介入契約法領域之授權與否爭議,其違失情節重大。和解另一個問題是,以投資換取罰鍰,已違反不當聯結禁止原則。

(中時 )

#和解 #高通 #公平會 #公司 #高通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