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地區央行這5年來為振興蒼白無力的經濟,祭出寄望短期見效的猛藥─負利率,結果歐洲國家擺脫不了對負利率的依賴,還成癮愈陷愈深。在歐債危機期間推出負利率的歐洲主要央行,至今仍無一家讓政策利率由負轉正。

《華爾街日報》報導,負利率環境下,商業銀行把錢存在央行領不到利息還要倒貼,不如低利放貸給企業和消費者,藉以鼓勵民眾多借貸、多支出、少儲蓄,進而達到刺激經濟的目的。

然負利率政策不見明顯成效,足見歐洲經濟引擎的脆弱程度。該政策威脅到養老金,讓房地產面臨泡沫化風險,也無法完全消除通縮。歐洲銀行的利息收入與放貸利潤微薄,獲利能力不及美國同業,想替經濟注資更顯捉襟見肘。

經濟低迷的歐洲國家,未因實施負利率討到便宜,連德國、瑞士等未必需要負利率的歐洲資優生,國內民怨都有高漲跡象。歐洲國家央行遲不調升利率的後果,就是一旦經濟再急轉直下,已沒有什麼餘地使出降息這個傳統工具。

不過照目前來看,歐洲扭轉負利率似乎遙遙無期。經濟學家原本預期,歐洲央行(ECB)今年內會將利率拉升到零水位附近,但ECB才宣告要讓定向長期再融資操作(TLTRO)的刺激措施重出江湖。ECB正想方設法消弭負利率對銀行的傷害,言下之意負利率還將持續。

倫敦調研機構凱投宏觀預估,歐銀會讓現今負0.4%的存款利率延續到2021年;瑞士央行明年料將利率由當前的負0.75%,進一步砍到負1%。率先於2012年實施負利率的歐洲國家丹麥,明年利率還將下調至負1%。反觀美國聯準會,得支付美國金融機構利率2.35%的超額準備金利息。

歐洲國家央行難割捨負利率,因擔心讓經濟更形惡化。歐盟執委會預期,歐元區今年全年經濟成長率1.2%,較6個月前的估值1.9%下修,只有美國的一半。德國去年底復甦停滯,上一季才略見起色。

(工商時報)

#經濟 #利息 #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