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乃麟今出示法院資料。羅永銘攝
徐乃麟今出示法院資料。羅永銘攝
徐乃麟今出示法院資料。羅永銘攝
徐乃麟今出示法院資料。羅永銘攝
曹女(左)。羅永銘攝
曹女(左)。羅永銘攝
蔡男(左)。羅永銘攝
蔡男(左)。羅永銘攝
雙方各執一詞。羅永銘攝
雙方各執一詞。羅永銘攝

徐乃麟位於內湖豪宅「米蘭苑」2年多前捲入詐賭爭議,詐賭案官司未落幕,22日又被週刊爆料假賣房、真詐財,詐騙金額達8000萬。徐乃麟今大動作拿出法院記錄、支票影本及通訊軟體影本等對話內容反駁,表示當初他被股東蔡男、曹女提告詐欺、背信、侵占,法院都不起訴,他忍無可忍決定反告2人妨礙名譽、詐欺及誣告,蔡、曹看了直播,衝到記者會現場還擊,雙方各說各話,過程相當戲劇化。

事件起源於多年前他和陳姓男友人準備在大陸投資經營博奕遊戲事業,由曹女負責向北京體育總局申請批文,若拿到批文,帶來的數億元商機十分可觀。申請批文過程,陳男前後燒了1億多台幣,轉跟徐乃麟周轉借錢,雙方談好把徐乃麟名下價值7300多萬「米蘭苑」拿去銀行轉貸,最後以6942萬賣給蔡男,陳男把房子拿去增貸5500萬。徐乃麟說,期間蔡男還向他借90萬周轉,他也沒追討。

後來北京又出現資金缺口急需4000萬,徐乃麟向朋友調了1000萬給曹女,徐要求曹女簽1000萬的本票,曹有還錢,但中間有匯差,徐沒要回來也沒把本票還給曹女。蔡男則表示,陳男當初委請他向徐乃麟調90萬,以曹女的建設公司支票擔保,他同時要求徐乃麟歸還房屋訂金、稅金共300多萬與管理費11餘萬就簽和解書,徐乃麟以出差等各種名義推遲還款。

蔡男對於徐乃麟說法,進一步說明:「1、蔡男跟徐購買房產同時換取資金作為公司營運使用。2、過戶時給付300萬左右,同時國泰世華撥款5500萬、尾款以二胎借款1500萬清償餘款1400萬,未料二胎資金並未進到蔡男戶頭,而是由徐與陳取走,而且沒有點交房子給蔡男、同時也因為公司資金不足、陳永清委請蔡男向徐乃麟調90萬元、曹小姐開建設公司支票擔保做為公司營運資金來源。3、同期買賣過戶完前半年由公司戶頭轉入繳納房貸,因後續資金未到,造成公司無法繳納,與徐乃麟討論後,徐表示他要買回去、同時開始要求蔡男提供文件與印鑑過戶回徐乃麟名下時、徐竟然只過房子產權、沒將房貸過回自己名下、債權由蔡男承擔,因此蔡男才提告詐欺⋯等等。

「4、隨後陳永清又以公司大局為重 請蔡男跟徐乃麟和解、蔡同時要求徐乃麟歸還房屋訂金、稅金共300多萬元與管理費11餘萬,就簽和解書,不料提供後徐乃麟遞交法院獲取不起訴處份,後竟以出差等各種名義推遲還款,一拖過第2年就表示履約期限已過不用罰款,但是按買賣合約規定要沒收蔡男300多萬元,蔡男控徐乃麟平白獲得300訂金含稅金繳納,與前半年貸款月繳金額、管理費,與5500萬元貸款,二胎1500萬,還害他平白背負銀行債權,造成他公司申請容資信用評等不足、損失慘重」。蔡男表示,目前爭議金額是300萬訂金、11萬多管理費以及90萬公司商借費用。

徐乃麟今怒批曹、蔡是詐騙集團,人心惡毒,強調所有事件都有證據,他因為忍無可忍,所以向法院遞交本票提出裁決,法院可提出兩次抗告,「第一次裁定下來,本想100多萬就算了,還來搞我,這件事最後因為我是徐乃麟,知道我有錢」、「我希望藉由這例子,告訴大家做任何事要買保險、留下證據,哪天被反咬,百口莫辯」。

徐乃麟說:「我出道37年經得起考驗,連小學生都會覺得我徐乃麟沒有錯吧,外面有黑函,這邊有黑乃,大家把我徐乃麟黑掉,我無所謂,我都61歲,還能幹幾年,我不幹,可以閒雲野鶴,有做的事自己要認,沒有做的事,不要壓著我;說真的,我把錢看得太淡,我太太常講我,你這個性真不好,視錢如糞土,過程我太太都會知道,她很淡定,因為她很清楚我不是完美的人,但我絕不做狗屁倒灶的事。 」

對於捲入詐賭案,徐乃麟說:「打麻將犯法嗎,我做過這麼多麻將益智節目,我小四就會打麻將,當初我打麻將畫面是被偷錄,那是兩年多前的事,我把房子租給他們,他們要我去改密碼鎖,我才會去…之前我沒開記者會,是因為我不便多說,就像今天,若不是來逼我,我不會講」表示自己已對楊女提告,「事情還沒結束,我7000多萬房子被人家經營賭場,(媒體)標題都下了,我能說什麼,法網恢恢,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詐賭案還沒結束,就這樣」。

(中時 )

#徐乃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