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橘貓與白灰虎斑貓咪,都是陶藝師趙勝湧最愛的寵物。(盧金足翻攝)
小橘貓與白灰虎斑貓咪,都是陶藝師趙勝湧最愛的寵物。(盧金足翻攝)
從事陶藝創作的趙勝湧,擅長生活類陶器皿與茶具研發,曾製作出僅零點二公分袖珍壺,行家爭相收藏。(盧金足攝)
從事陶藝創作的趙勝湧,擅長生活類陶器皿與茶具研發,曾製作出僅零點二公分袖珍壺,行家爭相收藏。(盧金足攝)
2隻貓咪同住屋簷下,個性大不同。(盧金足翻攝)
2隻貓咪同住屋簷下,個性大不同。(盧金足翻攝)
工作結束後,趙勝湧有貓相伴,心甘情願當貓奴。(盧金足翻攝)
工作結束後,趙勝湧有貓相伴,心甘情願當貓奴。(盧金足翻攝)

陶藝師趙勝湧兒時對於貓咪總是保持距離,長大後卻因朋友家中飼養貓咪而結緣,從此變為忠實「喵奴」。

當兵回來後趙勝湧即投入陶藝泥作,工作室附近常常出現貓咪四處竄走,總覺貓咪的叫聲有點恐怖,一回到朋友家作客遇到其飼養的貓咪,在腳邊撒嬌喵喵的小生叫著,第一次與貓咪近距離接觸才發現可愛之處。

回到工作室後開始試著與貓咪和平相處,爾後家人陸續又在住家附近拾獲廚餘桶附近2隻幼貓,至此趙勝湧一家人「淪陷

」為心甘情願的貓奴。

從事陶藝創作的趙勝湧,擅長生活類陶器皿與茶具研發,20多年的純熟技藝,還曾製作出僅零點二公分袖珍壺,行家爭相收藏。

趙勝湧說,藝術家總是會面臨創作瓶頸,但自從飼養貓咪後

,貓咪總是能帶給他意外的靈感,與滿滿的歡樂泉源。

工作室的小橘貓,最常在拉坏時陪在一旁,有時還會出手參與製作,頑皮搗蛋的把拉坏機上的泥胚印上貓爪印,膽子小的橘貓遇到生人就會躲起來,還常常站在層架上抓壁虎把作品打破,堪稱最甜蜜的負擔。

年長幾歲的白灰虎斑貓咪,個性獨立也聰明許多,在作品層架上跳來跳去不曾碰撞過作品,身為姊姊的虎斑貓咪,總是對於後來的弟弟小橘貓有點吃味、保持距離。

但一回小橘貓跟隔壁的貓咪打架負傷回來,大貓虎斑貓咪居然跑出去幫弟弟修理對方,果然薑是老的辣,沒多久神氣昂昂的回來,趙勝湧笑說,「終究是一家人,自家人受欺負,身為長姊理應討回公道」

2隻貓咪同住屋簷下,個性大不同,3歲灰斑色阿弟不親人,個性獨立喜歡自己探險,5歲橘白貓阿弟弟則非常親人也很友愛同類,工作結束後趙勝湧總是喜歡抱著橘白貓阿弟弟,捏捏臉拉拉小腿,貓咪毛髮上的貓臭味,成為療癒的空氣,身為貓奴的一大享受,千金難買。

(中時 )

#貓咪 #弟弟 #陶藝 #作品 #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