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準普爾全球評級最新調研發現,中美貿易戰火對於兩個國家自己的經濟,直接影響可能微乎其微,反之,城門之外的歐洲與加拿大會受到嚴重的貿易損害,且沒有能力消化高關稅成本的中小企業,甚至直接面臨打擊,將是此波戰火延燒的首要標的。

標普經濟研究團隊估算,如果美國提出的高關稅清單到此為止,美國和中國大陸的GDP年增率等經濟指標,因此而減損或被下調的幅度「真的很小」。牛津經濟研究院最新預測也證明,兩國的2019年GDP年增率並未因此大幅調整,仍分別維持在2.6%、6.2%。

標普全球評級研究團隊和牛津經濟研究院現在反而更聚焦在更廣泛的總經層面,從中國大陸和美國放射出去的網絡幅射範圍,如供應鏈生產關係、消費者需求等,影響更為錯綜複雜,間接造成的衝擊可能都是原先沒有想到的,才會更讓人感到意外。

舉例說,中國大陸雖然面臨出口商品高關稅的挑戰,更大的威脅來自不得技術移轉、設定投資限制,綜合影響將導致供應鏈重置,並削弱製造業投資,特別是正成長的新創技術部門。

對於個別企業的影響,標普認為,有觸碰到關稅的中小型企業,如進出口業受到直接打擊可能相當大,和一般低收入的個別消費者相似,面對中美雙方一再調高特定商品關稅,都只能處於挨打的份。

(工商 )

#經濟 #影響 #中國大陸 #中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