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國集團(簡稱G20),於1999年由八國集團(簡稱G8)財長提出,目的在於預防金融風暴重演,並就國際經濟、貨幣政策舉行非正式對話,以利國際金融和貨幣體系穩定,隨著運作架構日漸成熟並反映新興工業國家的重要性,2009年取代G8成為全球經濟合作的主要論壇。由於去年11月底G20川習會峰迴路轉為中美貿易戰按下暫停鍵,使得市場密切關注6月底即將登場的G20峰會。

摩根投信環球市場策略師林雅慧認為,儘管中美雙方關稅衝突再掀波瀾,然目前對全球經濟實質影響尚屬溫和,但在談判不確定已明顯壓抑投資情緒及企業信心,是否進而引發企業獲利增長調整將是未來觀察重點。

回顧去年4月至11月底貿易衝突升溫期間的資產表現,以中國為首的東北亞股市相對疲軟,具供應鏈移轉想像空間的東協與印度跌幅較輕微,波動較低的債券則較為穩健。貿易戰似已延伸至科技戰,在限制中國政府對產業補貼與立法監管、科技智財權保護及制度性條規爭議均待協商,無疑增添市場隨中美關係消息面起舞的可能。

幸而今年投資環境依舊有值得期待之處,首先在美國聯準會貨幣政策從去年的4次升息轉為保持耐心,帶動年初迄今多國央行陸續降息支撐經濟。其次是中國官方的態度由減債去槓桿轉向穩增長,多次降準、減稅降費等,皆是冀望透過刺激政策發揮維穩作用。在川普劍指2020總統大選,以及中美雙方經濟利益考量下,我們認為未來仍有機會達成初步協議。

投資下一步又該如何?林雅慧認為,「低利環境再尋收益」是主要方向。

在中美關係戲劇性轉變下,人民幣過去一個月貶勢加重,使得中國官方陸續出面信心喊話維穩匯價,在權衡減輕關稅戰衝擊及避免形成單向走貶加重資本外流預期下,我們認為人民幣短期可望止貶回穩於區間浮動,未來走勢將取決於人行貨幣寬鬆力道、貿易戰後續發展以及6月中下旬的聯準會利率決策會議。由於聯準會暫緩升息及主要央行轉趨鴿派,全球政府公債殖利率頻頻下探,低利率環境再現將有利於債市表現,其中違約率仍低及資金回流的美國高收益債,以及抗波動的複合債券皆可留意,搭配高息股以穩健多元股債參與中長期投資契機。

(工商 )

#中美 #經濟 #投資 #貨幣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