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表示,如果時代力量決定走「小綠」路線,他就會離開該黨,因為「這不是我要做的事」,他也強調了同時制衡藍綠兩大黨的重要。

言論一出,引發綠黨議員王浩宇痛批黃污名化「綠色」,王浩宇聲稱,若非民進黨禮讓,黃國昌等時代力量人士如何當選區域立委?王浩宇質疑黃國昌明明過去被「大綠」照顧,卻否認自己曾經是「小綠」,想爭取白色選民認同。

王浩宇還說,民進黨,時代力量、綠黨都是台派政黨,「綠」代表的他們共同守護守護台灣的主權與民主價值,就算在左右路線上有所差異、在市政議題上爭鋒相對,但當台灣主權受到中共侵犯時,我們還是應該團結站在一起。因此,在選區上台派政黨跟民進黨不但必須協調,更應該合作找到勝選的最大公約數,才不會在彼此競爭後,讓國民黨佔盡漁翁之利、傷害台灣的主權。

王浩宇的禮讓說,某方面來講是對的,自從2008年我國區域立委採用單一選區制以來,連續三屆立委選舉出過幾位國民黨、民進黨籍以外的區域立委?只有顏清標、林炳坤、趙正宇、林昶佐、洪慈庸、黃國昌、陳雪生、陳福海、陳玉珍9人,而前6位分別是在國民黨與民進黨禮讓之下才能當選的,後三位通通都是在金門、連江這種民進黨勢力幾乎等於不存在的地方,才使無黨人士有機會在沒得到兩大黨任一方禮讓支持的情況下當選。所以如果從想要當選區域立委的角度看,確實小黨人士最好要爭取藍綠兩大黨其一的禮讓。

然而當選是政治人物與小黨本身看重的,但對選民而言,重點應該是政治人物當選後的表現,如果選出來某位獲得民進黨禮讓的小黨立委後,不僅統獨與兩岸議題跟民進黨看法一樣,連在各種內政上的法案、議題的立場都與民進黨一致,對民進黨政府的不當施政也不予以強力監督,那讓這樣的小黨人士當立委與把那一席直接給民進黨人當有甚麼差別?所以小綠的問題不在於統獨立場跟民進黨一樣,而是失去監督制衡執政的民進黨的作用。

以時代力量為例,該黨許多立委的問題在於,因為獲得民進黨禮讓而當選,所以在面對民進黨政府諸多不當的內政措施時,不敢像以前監督國民黨時一樣全力批評、阻撓,國民黨執政時黃國昌等人可以搞出太陽花攻占立法院,民進黨執政修惡勞基法,時代力量口頭上反對民進黨所為,但卻還有閒工夫繼續監督在野黨,黃國昌還在發文痛斥7天假一開始是國民黨砍的,渾然不覺如今該監督的對象是民進黨。

然後別說時代力量沒有再度弄出太陽花這種大規模群眾運動抗議了,去年公投時一口氣10個案子成案,但時代力量也沒有讓勞基法公投成案,不曉得是做不到還是沒有意願全力去做?而且面對民進黨的弊案,除了黃國昌還有一再抨擊慶富案之外,其他時代力量委員有幾人關切?

此外馬英九當總統時,肯亞把台籍詐欺犯送往大陸,黃國昌是怎樣關心此事痛罵馬政府喪權辱國?還宣稱自己一天就讀完肯亞有關引渡的法規。結果民進黨執政後,西班牙等國持續把台籍詐欺犯送往大陸,人數越來越多,黃國昌卻不吭聲了,不知道是因為西班牙的法律比肯亞難懂還是甚麼原因。

王浩宇本身更不用說了,身為桃園市議員,面對理應監督的民進黨籍桃園市長鄭文燦,卻充滿各種溢美之詞,而監督的砲火總是集中在國民黨籍市長韓國瑜身上,難怪被許多網民譏諷是「全國不分區議員」。

任何政黨、政治人物當然都可以有不同的意識形態,可以偏藍也可以偏綠,但如果有些政黨或政治人物利用許多民眾同時厭惡國民黨民進黨兩大黨的心態,一方面強調自己屬於其他黨派藉此贏得選民的認同,另一方面卻刻意爭取兩大黨之一的禮讓,然後當選後處處配合該黨,那這樣的行為,講白了就是騙選票,第一次參選時或許有效,之後終將被多數選民看破手腳,當選無望。

(中時 )

#民進黨 #時代力量 #黃國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