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不確定性仍在,避險債券像是公債、投資級債等持續受投資人青睞,全球政府債上周上漲了0.61%;從資金流向角度觀察,投資級債由前一周的26.7億美元擴大吸金至57.6億,高收益債流出減緩,新興市場債流出則微幅增加。

安聯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謝佳伶表示,自5月初美中貿易再燃戰火以來,美國10年期公債價格不斷攀升,充分反映投資人的避險需求,然而進一步觀察,作為風險性債券代表的高收益債卻在聯準會釋出不排除降息的暗示後價格同步回升,資金失血減少,可觀察出此時市場資金充沛,過去「殖利率倒掛等於經濟衰退」的觀念,不一定完全適用當前狀況,全球經濟成長目前仍維持一定動能。

公債雖為動盪時期的避險選擇之一,但因此時需求量大,要注意不宜過度追高;相較之下,高收益債的投資價值浮現,並擁有遠高於公債的息收,建議投資人可針對美國高收益債券進行布局;而來自貿易戰、利率等市場短期波動因素,則可藉由挑選存續期間較短的債券,降低相關風險。

第一金美國100大企業債券基金經理人許書豪表示,2019年來全球保險公司、退休基金等,紛紛將資金轉進投資級債,以因應低利率的衝擊。由於這些機構投資人管理大量的保險、退休資金,無論利率多低,都要按時支付理賠金、年金或退休金,因此偏好收益夠高、信用品質高、流動性好的投資級債,值得一般投資人參考。

宏利投信指出,基於美國經濟增長放緩以及美國聯準會暫停當前的升息周期,估計美國利率將處於區間波動範圍內,亞洲投資等級債券應成為美國經濟增長放緩和穩定利率環境的主要受益者,因為隨著美國經濟增長放緩以及與亞洲的利率差距縮小,流出亞洲地區的資金可望回歸。

亞洲各國央行通常可能會採取更溫和的立場,因為其關注焦點將會從外部因素,如美國升息和新興市場的波動,轉向國內因素,如通膨和經濟成長。

台新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經理人尹晟龢表示,利率下行,最有利債市的反彈,Fed暗示可能降息,最新利率期貨市場行情顯示,投資人認為7月底例會宣布降息的機率超過50%;Fed 2019年至少降息一次的機率達97%,至少降息兩次的機率約82%,在利率可望走低下,資金將轉向穩健、息收佳的資產避險,新興市場債將受惠。

(工商時報)

#投資人 #利率 #避險 #降息 #美國 #投資級債 #資金 #高收益債 #公債 #債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