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籍的美國總統川普表達了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高度意願,對此有媒體分析認為是因為民主黨可能的總統候選人拜登打到川普的痛點,指出貿易戰導致美國農民受害,而拜登的民調也領先川普,讓川普心急。

這樣的分析,不能說錯誤,但是基於美國的特殊選舉制度,分析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時絕不能只看全國總民調,否則可能會導致嚴重的誤判。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選前民主黨的希拉蕊全國民調一直領先川普,各界一面倒看好希拉蕊勝出,川普的當選跌破許多人眼鏡。當時筆者就曾撰文分析為何對於川普的勝出不用感到意外,舉出五點例證如下:

一、從選前民調看,雖然希拉蕊在多數全國民調領先,但幅度很有限;學過統計就知道民調有抽樣誤差,因為抽樣不可能調查到所有人。而且最後從全國得票率看,希拉蕊比川普高了2個百分點,所以民調沒有失準,而是許多分析家忽略了各個民調差距極小的搖擺州都被川普拿下的可能性。

二、美國採用各州選舉人團票加總來決定總統選舉勝負,不看候選人的全國得票總數。所以就算在加州大票倉,得票率9成,跟得票率51%一樣,都是55張選舉人票,在全國民調看起來前者贏的幅度高很多,但計票上卻跟後者一樣,完全沒有用。

三、因此全國民調相對不重要,要看的是各州民調,然後加總選舉人票;誠然選前民調看,希拉蕊穩拿的州比川普多,但是川普只要把大部分的搖擺州都拿下,就仍有機會勝選,而在各個搖擺州當中,兩人選前民調差距都很接近,多半在抽樣誤差內,因此若在選舉前夜理性分析看待,固然希拉蕊勝選機率還是比較高,但川普絕非不可能贏,實在沒有理由太驚奇!

四、2016年川普勝選的州,除了原本的紅州,和絕大多數搖擺州之外,大概只有賓夕法尼亞、威斯康辛和密西根,比較能讓人小小驚奇;但是這三州都屬於鐵鏽帶(Rust Belt),也就是近年工業移出經濟不佳的區域,當地居民怪罪全球化政策不滿執政黨,因此儘管民主黨已在連續6屆總統大選中拿下這三州,但是選前一些網站將這三州放入希拉蕊穩拿的州,真的太武斷了。

五、撇開人品或偏差發言不論,勝選角度考量,川普是共和黨理想的候選人;須知傳統上共和黨政策比較偏向有錢人,比較支持自由貿易,如果2016年推出的候選人不是可以打動藍領並高聲反對自由貿易的政治素人川普,共和黨能夠拿下前述鐵鏽帶,還有同樣處於鐵鏽帶的關鍵俄亥俄州嗎?因此儘管川普那不夠傳統保守的形象,會讓共和黨在原本的紅州得票率降低,卻可以搶到搖擺州內原本偏向民主黨的部分藍領票,紅州得票降低不至於因此拿不到選舉人票,多出來的藍領票則有機會拿下搖擺州的選舉人票,一來一往就算全國民調上打平,實際選舉計票時卻划算多了!

一樣的道理完全可以適用在明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固然現在根據CNN、FOX NEWS等在4、5月間的全國民調,拜登分別可以領先川普6到11個百分點不等,但如果領先是因為在藍州贏的特別多,在紅州輸的又少,偏偏在多數搖擺州都微幅落後給川普的話,最終按照美國的選制,川普仍將順利連任,所以看美國的總統大選民調,比看其他國家的麻煩多了,不能看了全國民調後就妄下結論,否則一個不小心就會被選舉結果打臉。

(中時 )

#川普 #民調 #全國 #美國 #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