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阿波羅11號的阿姆斯壯,是第一個登陸月球的人類,但是成功非偶然,在阿姆斯壯踏上月球之前,其他的探月先鋒為他奠定了基礎。其中一個就是阿波羅10號,這是一場登月行動的總彩排,登月艙甚至已經飛行到月球表面上空,就差最後臨門一腳。但是這具登月艙沒有降落,而是忠實的執行性能測試,最終它被送入太陽周圍的軌道,從此沒人知道它飛到哪裡。對了,這具登月艙有個著名的呼號,叫做「史努比」。

阿波羅10號任務的指揮/登月艙,應該是最有童趣的一組,分別叫做「查理布朗」與「史努比」,美國航太總署認為,從家喻戶曉的流行漫畫「花生家族」(peanuts)的角色來命名,有助於激發孩子們的興趣。1968年,航太總署還推出了「銀史努比獎」(Silver Snoopy award),作為太空工作者的重大貢獻與傑出表現奬,可以說是太空工作者的榮譽勳章。不過,「史努比號」在完成阿波羅10號的任務後,就被大家遺忘了。

阿波羅10號的登月艙測試流程,登月艙與指揮艙分離,登月艙下降段與返回段脫離,返回段與指揮艙再聯結,返回段脫離,用完剩下燃料,繞太陽飛行,從此不為世人所知。(圖/NASA)
阿波羅10號的登月艙測試流程,登月艙與指揮艙分離,登月艙下降段與返回段脫離,返回段與指揮艙再聯結,返回段脫離,用完剩下燃料,繞太陽飛行,從此不為世人所知。(圖/NASA)
史努比的作者舒茲在5月22日,史努比號環繞月球時,繪了一張紀念漫畫。(圖/網路)
史努比的作者舒茲在5月22日,史努比號環繞月球時,繪了一張紀念漫畫。(圖/網路)

終於在2011年,英國一位名叫尼克豪斯(Nick Howes ‏)的業餘天文學家,集合其他的天文愛好者們開始尋找史努比,雖然他們可以借用福克斯望遠鏡(Faulkes_Telescope_Project,一具致力於天文推廣和公共教育的望遠鏡計畫,可用網路連線操作 ),然而這個任務仍然很困難,因為關於阿波羅10號的軌道數據很少,豪斯與他的團隊只能搜尋1969年5月22日之後的地球繞日軌道,是否有獨特的物體在照片中,他在2011年接受訪問時表示,可能的搜索範圍達到1.35億平方公里,這可是超巨大的空間。

阿波羅10號指令長尤金塞爾南在記者會上,帶著史努比玩偶。(圖/NASA)
阿波羅10號指令長尤金塞爾南在記者會上,帶著史努比玩偶。(圖/NASA)
阿波羅10號指揮艙留守約翰楊格,與查理布朗公仔對視。(圖/NASA)
阿波羅10號指揮艙留守約翰楊格,與查理布朗公仔對視。(圖/NASA)
阿波羅10號任務期間,休士頓任務控制中心,也擺著查理布朗與史努比。(圖/NASA)
阿波羅10號任務期間,休士頓任務控制中心,也擺著查理布朗與史努比。(圖/NASA)

8年後,豪斯認為他們終於找到了史努比。他在自己的推特上說「可能找到了它,相當符合預估數據」,現在的位置太遙遠了,實在很難確認,但「正確率至少98%」。

據豪斯的計畫,假如物體是史努比,那麼18年後將會接近地球;他提議,或許像伊隆馬斯克(Elon Musk)這樣的太空行業人物,可以設計必要的太空計畫來回收它,這一定是極有歷史意義的太空任務。

雖然聽起來有點扯,但是登月50週年即將到來,這確實一個很好的紀念活動。阿波羅10號於1969年5月18日發射,22 日接近月球,那一天,史努比釋放,並接近月球表面僅剩15公里。想像一下,機組成員尤金‧塞爾南(Eugene Cernan)和湯瑪斯‧史塔福德(Thomas Stafford)是如何感覺如此接近月球,卻不能降落,那種即將創歷史,卻要自己放棄的感受。(塞爾南事後表示,航太總署故意不給他們足夠的燃料,以防他們受到誘惑,違抗命令自行登陸。)

或許,馬斯克這樣的民間太空業者,真的會在史努比下回接近地球時,派出太空船將它帶回地球,只要有足夠的商機就能這麼做。

文章來源:Apollo 10’s “Snoopy” Lunar Lander May Have Been Found in Space
文章來源:Even Moon Landings Need Dress Rehearsals

(中時電子報)

#史努比 #阿波羅10號 #登月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