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芬擔任雲林縣議員時常跟農民互動,關心農藥問題,最近更埋頭研究。她認為農委會應該諮詢真正的農藥毒物專家,而非找醫師談巴拉刈,農委會無心解決農業生產問題,巴拉刈問題只是冰山一角。

李佳芬說,小時候家裡也種田,美濃瓜、紅蘿蔔、蘆筍、冬瓜、西瓜、花生都種過,父親經常揹農藥桶噴藥,噴頭是喇叭口,弟弟不知父親揹著有喇叭口的桶子做啥,問母親爸爸要做甚麼,母親開玩笑答「去放送」(廣播)。

她說,早年農藥毒性較高,父親噴藥之前會在身上抹上一層肥皂阻隔毛細孔, 再穿上雨衣、頭包起來、戴上口罩才能去噴,即使時代進步,噴農藥的職業災害教育仍很重要。

李佳芬表示,大家都喜歡無毒、有機、自然農法,對農民來說生產成本很高,通路又不穩定,有機市場從幾年前的每公斤79元到今年大約只有40多元,國外的市場夠大,而且有配套措施,台灣的有機農業沒有配套措施,農政單位放任農民自生自滅,陳吉仲主委也是「有機派」的,但幫有機做了多少通路?

李佳芬說,台灣的農地幾乎沒在檢驗,即使有檢驗,標準跟國際無法接軌,所以台灣很多農產品外銷不出去,巴拉刈問題凸顯台灣農業生產困境,農民寧可要一個穩定的市場和價格,而不是施捨。

她強調,巴拉刈問題是農委會官員自做決策,不聽農民心聲的結果,難怪官逼民反,並非不重視消費者的安全,而是社會大眾也必須站在農民的立場去了解為何巴拉刈的需求這麼大。

(中時 )

#巴拉刈 #農藥 #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