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一航、柯淑勤2年多前曾在《酸甜之味》演夫妻。(TVBS)
賀一航、柯淑勤2年多前曾在《酸甜之味》演夫妻。(TVBS)
柯淑勤之前天天素顏陪著Judy進出靈堂,默默幫著賀一航家人處理後事。(資料照)
柯淑勤之前天天素顏陪著Judy進出靈堂,默默幫著賀一航家人處理後事。(資料照)
柯淑勤外冷心熱,對朋友有情有義。(資料照)
柯淑勤外冷心熱,對朋友有情有義。(資料照)

賀一航6月3日因癌症惡化辭世,金鐘視后柯淑勤不僅在醫院握著他的手親眼目睹好友離開人世,賀一航離世後,她更一直陪在他的遺孀Judy身邊,除了前三天每天都把Judy接回自己家照顧,在告別式前,她風雨無阻天天當司機載Judy去靈堂、在靈堂陪她一整天後再送她回家。看在旁人眼裡,她為他們做的甚至不比家人少。但其實柯淑勤和賀一航夫婦,是2年多前因合作《酸甜之味》才相識成為好友!

15日賀一航的告別式上,來了上百位藝人好友送他最後一程,反倒是過去10多天每天出現在靈堂的柯淑勤不見人影,她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坦言:「我沒去告別式。」為何缺席?她透露,其實自己有人群恐懼症,一向害怕也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不過,她告別式前一晚就已先到現場看佈置好的陳設,確定一切都沒問題了,才跟Judy說:「圓滿了就好。我告別式不會出現,妳應該知道,我怕人多的地方,會不自在。」

聽到有人感動於她對朋友的付出,稱讚她至情至性、有情有義,柯淑勤的反應一如人群恐懼症發作般相當「惶恐」,自認只是做了她認為該做的事,謙稱自己除了陪伴其實沒有幫上什麼忙,「每次人家來靈堂,我都不認識,因為我跟大家都不熟,只能做一個小幫手,陪伴著Judy。大家出出入入,我就只是坐那裡默默不講話,頭低低一直摺著紙蓮花、元寶。大人們在談事情,我就撤到旁邊去,是沒有聲音的人」。她說「我做這些事並不是要給誰看到,是因為賀大哥跟Judy真的對我很好,而且我在他耳邊說的事,我要做到!」

柯淑勤說,她原本也沒有預期會目睹好友在眼前往生,當天聽到Judy在電話說醫生告知賀一航大概只剩3天時,她心想怎麼可以讓Judy一個人度過這艱難的3天,因此急奔醫院想去陪伴她。賀一航往生時,她知道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Judy,所以當旁人都在誦經,她不斷在他耳邊告訴他:「你放心地走,我知道你擔心的事,我會陪著她,你不要怕,就走吧,要走得自在!」她相信人剛走時聽力都還在,她在他耳邊做的承諾,他會聽見、也會放心。

外界不知道的是,在柯淑勤信守著對賀一航的承諾,天天當司機載Judy去靈堂、在靈堂默默陪伴時,其實她自己的83歲高齡媽媽也因為暈眩跌倒造成腦部出血而住進加護病房,所以後期有好幾天,她其實是每天醫院、靈堂兩邊奔波,加護病房探病時間到了,她就跟Judy說「我要先請假囉」。後來媽媽出院了、也圓滿送走賀一航後,已經連續10多天沒有好好睡覺休息的她,上個周六、日終於能安心睡覺,接連狂睡了兩天,每天睡10多小時,「不過還是沒有補回來啦!」

雖然不捨好友,不過柯淑勤回頭看,也有感而發,「賀大哥也算好命,他人剛走沒多久,馬上有一群人圍過來為他誦經,還有基督徒來為他禱告,他想見的人都到了。他是好命的人,所以先走了,後事也處理得很圓滿,只是活著的人痛苦」。

這幾天,她每天除了陪伴剛出院的媽媽,也還是持續關心著Judy,抽空陪她去湖邊散步、找她吃飯,每天問她「在幹嘛」,「她想趕快找工作,我勸她先喘口氣不要急,慢慢再做決定。至於她心靈的那個洞,需要時間慢慢補,一點一滴補⋯⋯」。

(中時 )

#賀一航 #柯淑勤